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反派认女主作师尊[穿书]

时间:2022-09-06 16:45:19  作者:余鲤汀
TAG:

或许是因为魔族的原因,池锦年的头发并非黑色,而是和栗子皮很相似的棕色。颜色极其匀称,到比理发店里调和出来的自然的多。
同样因为魔族的原因,她的眉眼也比自己之前的要深邃几分,颇有一种混血的味道。精巧的下颚,灵动的双眸。虽说身材不似元韶那般高挑,但也算可爱。明明有了这样一副好模样,为何偏偏和大女主对着干?
现在好了,不仅把大女主恢复了出厂设置,还凭白欠了一堆债。
家徒四壁,债主眼看就要上门。难不成要等池锦念的爹,魔尊出手解决他女儿的欠账?可原著中魔尊一心想害元韶的,若是知道自己把人给救了,还养成了“外室”……
屋后方的天空中突然闪烁了一下,吸引力池锦念的注意。按理来说,那边应该也是魔宫里才对。
“那是什么?”
“这不是临近乞巧节么,乞巧节当天会有焰火表演,今日他们先在魔宫后花园试验看看效果。”
乞巧节……池锦念看着自己今日随手在路边买的那张流苏面具。今日街上都是成对的男女,大多带着面具,相谈甚欢。
看着人家喜笑颜开,池锦念觉得自己更惨了,一个人在这个谁都不认识的世界,孤零零的。
说到这,元韶……好像也挺惨的,刚失了记忆,被自己一个人放在那座大宅子……不知道她现在修炼得如何了,有没有进展。
如果池锦念当时能够慢一点,或许,元韶也会像街上的情侣们,跟男主手挽着手吧。
一阵心烦,池锦念不想理会这些。她和衣躺下,尽量放空思绪。
乞巧节……情侣……当铺……
随着火光再次划亮夜空,池锦念突然从床上坐起。
她知道如何还债了!
——
第二日,池锦念起了个大早,来到忆辉堂门口时,小二都还没开门。
她进去,直奔掌柜。
掌柜的睡眼惺忪,打了个呵欠:“少主来得这么早,是要把之前的账清了么?”
“那倒没有。”
“……”掌柜的笑容僵在了嘴角,左脸抽搐了两下。
继买东西不给钱后,这少主又开始对他进行精神折磨了?觉都不能好好睡了么!
但池锦念倒是十分激动:“掌柜的,让我看看你的库房!”
掌柜的虽然心中一千个不愿意,碍着池锦念少主的身份,还是取上了库房的钥匙,把人带了过来。
小小的屋子里,琳琅满目的玉石法器,尤其是库房的角落,地上放了整整五筐的手镯。
“你们这镯子都论筐啊!”池锦念惊愕于看见的一幕。
掌柜的抿了一下胡须:“所以说啊,少主您之前卖给我的镯子,真的不值什么钱。”
池锦念:……
——
池锦念回到桃源时,手里拿了一摞书。她把桃源的所有人召集到一起,四男两女。集体在院子里站成一排。
而她,仿佛军训时的教官,在几人面前来回踱着步。“你们四个。”池锦念先指着四个男子:“你们叫什么?先回屋把身上的衣服发冠都去了,把头发利利索索地给我扎起来,成天披头散发的,都快赶上千篇一律的仙侠剧了!看看你们那发际线被玉冠勒得,就快上天了。”
“少主!”采薇开口道:“当年就是您要求东南西北他们四个打扮成这样的,现如今怎么又不喜欢了?”
东南西北,是四个替身的名字。他们原本都有各自的姓名,不过原著池锦念懒得记,索性统一改了。
“咳咳!”池锦念清了清嗓子:“人嘛,长大了以后自然眼光就不同了。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这白衣蹁跹,真不是人人都行!”
“少主!”这次开口的是采月:“可是你是我们年纪中最小的啊!”
池锦念:……
“我说的是年龄的事吗,我说的是你们的态度!”她学着女同事和自己男朋友吵架的态度,这才算糊弄过去。
待四个人换好衣服回来后,池锦念把自己刚刚带回来的书分发给众人,一人一本。
“哟,你新买的画本子?”采月笑道:“一人一个,这么好!剧本……新出的戏码吗?”
池锦念也不知道该跟他们如何解释,思来想去,解释道:“我是想请几位陪我一同演绎出戏。”
池锦念首先选了一个看起来最好看的男子:“你,你演男主,你是男二。你们俩是群演。”又踱步到采薇采月面前,斟酌了一番:“采月,你来女主,采薇负责女二。”
“为什么是阿西跟我搭戏,他话说不利索,我不想跟他。”采月扁着嘴说。
“你哪那么多要求,现在丑男都能演古偶了,我们话说不利索怎么了,能有多不利索!”池锦念看向那个男子,着不比电视剧里那些从二楼飞下来还站不稳的男演员强多了,起码瘦啊!
“多、多、多、多谢少、少主。”那位叫阿西的男子屈了屈膝盖,似是在答谢。
池锦念二话不说走到对方身前,把他和其中一个群演两人手里的本子调了个个:“你升咖位了,跟采月搭戏。”
那位男子想说什么,却未来得及开口,而是看向大门处。与此同时此,其余的几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看向池锦念身后。
可池锦念却觉得自己个人是在直愣愣盯着她,声音有些急了:“看什么呢,我脸上有字儿啊!看剧本!”
“咳咳!”
身后一阵男子的咳嗽声,池锦念才发现后面有人。
被打断的池锦念有几分烦躁:“谁啊,没见我们围读剧本呢么!”
这一回身,才看见身后的来人。黑色的锦缎华服,用金线卷着边,虽然没有一根白发,但整个人的气场却十分老成,腰间的赤金腰带、头上的铸龙金冠,都时刻表达了他的身份……
“尊主。”后面的六个人齐齐行礼。
留池锦念一人呆愣在原地。尊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魔尊?
池锦念试探性开口:“父王?”


第9章
魔尊池麟,池锦念的父亲,这个魔界的霸主,也是全书最大的反派。他突然到访,给池锦念来一个措手不及。
池麟瞥了一眼在场众人,抬步走到正殿,直接坐上了主位。
采薇端上热茶,后福身退下,还顺手关上了门。
一时间,正厅里只剩下池锦念,和这个威严的男人,素未谋面的“爹”,池麟。
“父王……”见对方一直不说话,只顾着喝茶水,池锦念又唤了一声。
不说还好,这刚一说话,对方手上的茶杯重重地落到桌上,发出剧烈的碰撞声。黝黑的面庞上,眼睛瞪得溜圆,一看就是生气的样子。
“你别喊我父王,我没有你这个父王!”
池锦念:……
意识到说错了话,那池麟更生气了,拍桌怒道:“你都给我气糊涂了!”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想来,这个父亲也不会太为难自己的女儿,于是池锦念决定使出杀手锏。
她来到魔尊的旁边,拽着对方的衣角,一副小姑娘撒娇的姿态,弯唇笑道:“父王!您今日怎么想起过来女儿这里?”
池锦念想着,难道是自己忘了这会有什么关于魔尊的剧情?没有啊,着父女俩作为元韶的垫脚石,在这一part戏份不多啊,这会是专注讲元韶如何靠着自身毅力,在魔界周围的幻境中打副本,之后意外获得个神马仙草从而灵力大涨的剧情啊。
“我要是不过来,还见得到你?若不是昨日卫阳来回话,我哪里逮得到你的人?你这个少主当的可是真忙啊,成日见不到人,倒是比我这个尊主还忙些!”池麟扯回自己的衣服,不打算被池锦年的撒娇欺骗。
好的,她就知道昨天那个姓卫的死对头不会放过她。
“哎哟,父王,你放心,女儿忙完这一阵就可以专心呆在魔宫里陪您了!”池锦念撒娇道:“女儿保证,这段时间没做什么坏事!”
听了这话,池麟更生气了!拍案怒道:“没做坏事?池锦念,能耐了你,你个魔界少主,难道还要出去做好事不成?你对得起我对你从小的培养么!用不用我也学上修界,颁发一朵小红花给你啊!”
池锦念:……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突然面对如此不正的三观,池锦念有些转不过来:“我,我是说,我最近没做好事,做的都是坏事!而且,我保证,日后只做坏事!”
听了这话,池麟勉强坐回椅子上:“我问你,前段时间我让你去打听上修界那个元韶,你可有什么结果了?”
原书中,魔尊一直惦记着抓住元韶,挖了对方的内丹,结果直到大结局丹也没挖成,倒是把自己也给搭了进去。
“这……”池锦念本着自己家人能救一个是一个,语重心长道:“您找她干嘛呀,我听说,她被一只黄鼠狼精给折磨的法力尽失,灵力全无,现在和凡人无异了。爹,您抓她……想必没什么用,要不您换个路数吧,若是想增强功法,吃个丹药什么不是也成么,比如说,那个凝碧丹。”
凝碧丹是老魔尊手里的一个重要物件,一直被他保存的很好。池锦念一直惦记拿给元韶,赶紧借此机会问问那凝碧丹的下落:“父王,那个凝碧丹,还在吧。”
“你问这个做什么!”池麟无视池锦念的打探:“我不管她元韶变成什么样,反正我要抓住她,活要见人,死了,给我复活回来再见人!”
池麟离开前,池锦念以自己修炼遇见瓶颈灵力不足,导致感知不到元韶的位置为由,在他手里顺了不少的丹药。
收好了那些丹药,下午,池锦念带着采薇采月几个人先来到忆辉堂当铺,给掌柜的演绎了一番几个人排练了半天的“广告”。
演绎结束,掌柜的却眉头紧蹙,双唇紧闭一言不发。单片眼镜架在鼻梁上,来回翻动着手里的剧本,似乎并不是很满意。
“掌柜的,是对剧本哪里不满意?”池锦念上前小声问道。
这可是来自三次元的大热广告,不可能有问题!
掌柜的环顾一下几个人,把池锦念拉倒一旁,小声说道:“这剧本……倒是没什么问题,可就是那几个人……”说着,掌柜的摇了摇头,示意不可:“那俩姑娘倒是还有几分灵巧温婉,可还是差了点意思。那俩男的,简直是拉低我店的档次!”
池锦念这就不理解了,东西南北四个男子,怎么说也是原主按照男主的模样找的替身。即便不算俊美无双,好歹也沾了几分清秀,若是拉低档次,肯定是不至于。
再者说,采薇采月,可算妥妥的俏丽姑娘,到了掌柜的口中却成了“几分灵巧温婉”?这掌柜的明显在找事啊!
“掌柜的不妨有话直说。”池锦念直接戳穿了对方,掌柜的立刻收起脸上的愁容,换了一副笑脸。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少主,小民是想,这再貌美的姑娘,在少主面前也都黯淡无光。既然少主诚信想帮小店宣传,倒不如……”
“你要让我演!”好你个掌柜的,果然是无奸不商,算盘打得叮当响,算计到她池锦念的头上来了。
掌柜的赶紧拱了拱手:“少主,既然是找您口中的“代言人”,那当然是越有名望,越有影响力才越好。您想啊,您作为魔界的少主,若是愿意参与小店的宣传,那小店定是蓬荜生辉。到时候,东西一扫而空,咱们的账也就清了不是。否则,若是外边几个演,这销路……啧啧啧,怕是很难保障,不仅咱们都白忙一场,还砸了少主您的名声,您说呢?”
“……”池锦念被掌柜的说得哑口无言。
左思右想,池锦念还是摇了摇头:“不成不成,外边那几个你都没瞧上,谁跟我搭戏啊。我独木难支啊。”
“哎——”掌柜的故意拉长了尾音,一副早就盘算好的样子:“上次少主光临小店,身后不是跟着一位朋友一起来的嘛,小人瞧着,那位公子仪表堂堂,气度不凡,和少主您的气质倒是搭配得很。”
元韶?
池锦念一脸震惊。看着掌柜的满脸堆笑,他竟是一早就盘算好了!
“不行不行!”池锦念赶紧一口回绝。“她不行,你就别想了!”
“这是为何?差钱吗?这样,只要少主您的那位朋友能出演,不论销量,你我的旧账统统一笔勾销!”掌柜的朝池锦念拱了拱手,表示了自己的诚意。
可是,元韶的出场费为什么比她的强这么多,这就是大女主的光环吗?她池锦念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啊!
不平衡的心理作用下,池锦念再度否决。
掌柜的也不再辩驳,而是开始细数池锦念与他的旧账:“金钗一支,五百灵石;琉璃花尊,七百灵石……”细数一笔笔旧账,提醒池锦念,若是靠营业额还债,她可能一时半会都还不完。
“不是我不愿意。”池锦念一本正经地全劝说:“她那个人,极重规矩,想来做不了这样的事。”堂堂大女主在这当街陪你演戏?搞笑吗?
掌柜的看劝说不成,继续掰着手指细数:“一套东珠的首饰,一千二百灵石,再加上上次的五千灵石,利润按一天二百灵石计算,随着时间一久销量必然下降,平均下来一日也就不足一百五。也就是说如果顺利,这种戏码少主只需要安排……不到三千场,我与少主的账就清了。”
“你刚刚说什么?”
“不到三千场。”
“前一句。”
“?”掌柜的一懵:“那位公子出演就一笔勾销?”。
池锦念握上老掌柜的手:“一言为定!”
池锦念来到元韶的桃源时,元韶正坐在她替她挑选的那块蒲团上打坐。听见了动静,睁开了眼眸。
“师尊!我来了!”少女站在夕阳下,笑容如天上的晚霞一般明媚,素白的褂子下,火红的裙摆和天上的云彩照相辉映。她眉眼弯弯,朝元韶招了招手。“我来看你了。”
元韶起身,迎了过来。
池锦念来到那张梨花木的桌边,打开了食盒。里面的菜都是她特意安排采薇准备的。昨天晚上带元韶吃饭,口味偏辣,元韶用的不多。今日,她特意选了些清淡的口味。凤尾虾,清蒸鲈鱼,上汤栗子鸡,白灼菜心,鸡汤煮干丝,还有一碟子水晶菜包。
热腾腾的食物摆了一桌,池锦念为元韶摆好了筷子。“师尊尝尝看,若是不喜欢,我明日再给你换些菜式。”
“有劳了。”元韶看着一桌的食物,却不着急动筷子。
“你白日里差人送来的点心我还未来得及打开,下次不必再特意过来送饭了。”元韶说。虽然失了记忆,但她清楚的感受得到,自己这副身子早就辟谷了,不必沾染人间烟火,也可以过得很好。“你这样来来回回跑,太麻烦。想必,你出去是有其他要紧的事,你忙你的去吧,我这里,不用操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