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反派认女主作师尊[穿书]

时间:2022-09-06 16:45:19  作者:余鲤汀
TAG:

“我相信师尊。”池锦念目光灼灼,托起对方的手掌,抵在自己的心口:“师尊身为青华长老,自是不凡的。而且,弟子也会拼尽全力辅佐师尊,助师尊重回巅峰。”
池锦念这话说得不假,这可不是之前公司老板对她的“画饼”套路。她隐约记得,原身的父亲,魔界的尊主,手里有一味神奇的丹药,名为凝碧丹。据说吃完后能法力大增。
虽然原著里,这味丹药也是落入元韶的手,但如果这丹药由池锦念亲自奉上,那是不是能抵消一些之前的罪过呢?失心丹也是丹,凝碧丹也是丹,一丹还一丹,也算功过相抵吧。
莫名得到徒弟的信任,元韶微微颔首,内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她双唇紧闭,脸颊竟是悄悄蒙上一层绯色。
果然,入夏了,连晚风都带上几分燥热之感。


第7章
“不添乱”是池锦念“金屋藏娇”的托词。
因为她根本不敢把元韶带回她的魔宫。元韶是上修界有名的仙君,天天喊着“除魔卫道”,时刻以“守护苍生”为己任,在魔界那也是出了名的。若是带回去,别说重新结丹,怕是筑基还没过,就会交代在当今的魔尊手里——也就是原主池锦念的父亲。
说起魔尊,从始至终都在想尽办法挖元韶的内丹,这要是把元韶带回去,无疑是把羊送到狼嘴边。
“师尊,我看你晚饭用得很少,是因为不合胃口吗?”池锦念替元韶整理好了床边的幔帐。绯色的纱幔上,绘着玉兰花,用白色锦缎包着滚边,高雅又简洁,和元韶的风格很搭。一块月牙的玉勾压着幔帐,轻轻一扯便可遮住外面的繁华。
“师尊放心,我每日都来给师尊送饭,不会让你孤单一人。”池锦念眼神坚定,炯炯有神。
听了这话,元韶抿了抿唇,到嘴边的话却是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面对池锦念亮晶晶的眸子,元韶只微微点头道了声“好”。
——
从桃源离开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天上的星星眨起了眼睛。池锦念抄着手走在喧哗的夜市上。
可算是安顿好了元韶,可接踵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她要怎么才能拿到凝碧丹?还有原主池锦念留下的一堆债务……想想就脑仁疼。
揉眉之时,却不注意撞上对面走来的人。
对方是个男人,和池锦念年纪相当。他比池锦念高了一头,身上又穿着铠甲……池锦念撞的有点痛,额头都出了一个红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池锦念下意识道歉,谁知对方态度并不好:“不长眼睛么你,你是故意的吧!”
虽然她心里想着事情,能撞上证明对方也没看路啊!
“我不是道歉了么,再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事你就没责任?!”
见池锦念硬气起来,对方这才抬眼,看到池锦念的脸后,轻呵了一声,撇开了脸。
池锦念在对方表情上看出了明显的不屑。
什么意思?看这身份……充其量也就是个将军,搞不好也就是个护卫。当官的了不起啊,她池锦念还是魔界少主呢,怎么说也位同太子吧!竟然换来这种态度!
随着小火苗在心中的燃烧,池锦念挺直了腰杆:“喂!”
她唤了声,对方回头。
“知道我是谁么!”
对方再次冷哼了一声:“整个魔界谁不认识你啊,少主即使化成灰我都认得!”
哟呵!知道我的身份还给我来这套?
“天色太暗,我看不清路,你给我掌灯,送我到宫门口!”池锦念把对方身后跟班手里的灯夺来过来,塞到了那男子手里:“快点,我爹喊我回家吃饭呢!”
不知是不是搬出了魔尊的原因,即便手下阻拦,那个男人还是乖乖拿起灯柄,咬着牙说了句:“走吧,少主!”
虽然态度不好,但无所谓。总归,你还是要答应我的要求。
池锦念这般并非为了羞辱对方……而是她真的不认路。平日里路痴,她可是出了名的——更何况,这是她第一次来魔界。
前面的人走得很快,大步流星,池锦念几乎是小跑的程度才勉强追得上。
“你慢点!”池锦念在后面喊了一声,前面的男子才勉强停下来,以一种戏虐的表情回头看这气喘吁吁的池锦念:“不好意思啊少主,我腿长,步子大。”
“你!”杀人诛心!妥妥的杀人诛心!怎么还带嘲笑人家身材的呢!
池锦念承认,她没有元韶那般高挑的身姿,可她……也不算特别短吧!
“我就是觉得这景色挺好看的,一时分了心才步子小了些。”池锦念绝不承认,自己跟不上是因为腿短,绝不!
对方勾了勾唇,没说什么,抬步继续往前走。
可在池锦念第三次路过那个卖胭脂的铺子,她意识到,这人就是在戏耍自己。
“喂!”池锦念再一次叫停:“你耍我!”
像是奸计终于得了逞,那个男子笑得毫不掩饰:“岂敢岂敢!天色太暗,我也是看不清路,许是多拐了两个弯。”
“两个弯!你都在这转了三圈了!”池锦咬牙道。
“我还以为,少主就喜欢耍这种转圈的手段!”对方也没什么好脸色,似乎是不想再和她纠缠下去,于是再次提步前行。
就在池锦念怀疑对方是不是要绕第四圈时,前面的人像是看穿了池锦念的心思一般:“我也有事呢,你快跟上!”
——
又拐了一个弯,池锦念终于看到了魔宫的大门。辉煌的建筑,根本看不出这里是魔族,和电视剧里那些皇宫没什么两样。
“离得这么近,你干嘛跟我绕那么久!”池锦念一个怨念的眼神,似乎并没有让对方愧疚。
“让少主饭前消化消化,多吃点。”男子说的一本正经。
池锦念懒得理他,赶紧提步往里走。这一路走的她膝盖发酸,小腿像是灌了铅。
可谁知,那人却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和池锦念一道进了宫门。门口的侍卫见到二人纷纷低头行礼:“少主!”
池锦念:“嗯。”
“卫将军。”
池锦念:“嗯?”
随着震惊的目光回头,池锦念看向身后,那身黑色的铠甲上,似乎隐隐写着一个字——卫。
卫将军——卫阳!
那是池锦念的死对头啊!!
这位卫将军,一大特点就是好胜。年纪不大,战功赫赫,被魔界成为常胜将军,一度为魔尊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后来,受了伤的他遇见了元韶,因手脚不便,在比试中输给对方。自此,这位铮铮铁骨蛰伏于对方的石榴裙下——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女子赢了他。大结局元韶攻进魔宫之时,就是他作为先锋,冲在最前面。
可毕竟女主是男主的,他只是个男配。即便是为了元韶,自废魔骨,主动洗髓,众叛亲离,却还是没能换回元韶的回眸。
而他和池锦念的关系……在元韶出现前就结下渊源。
那时候,他们都还小,刚刚筑基。就像是好学生和坏学生的差距,卫阳是日日刻苦读书修炼的那一个,而原主池锦念,不是偷跑去听戏,就是躲在屋里看画本。时间一长,一个练就了十八般武艺,一个练就一个恋爱脑。
“学业考试”中,池锦念为了面子,把卫阳炼化的法器玄冰箭偷了来,占为己有,成功拔得头筹。
如此争强好胜的人,池锦念却窃取了他的光辉。自此,二人结下了不可磨灭的梁子。
至于那玄冰箭——在池锦念第一次遇见男主苏庭希的时候,就送给对方了。
待池锦念在一回神,只见那卫阳两个手臂一弯一直,眯起一只眼睛,瞄准池锦念后,突然松了手:“不知我那玄冰箭,少主用得可还顺手?您的“恩赐”,我心里,可一直记着呢。”卫阳一边说,一边用食指敲了敲自己心口前铠甲的位置。
这是明确的告诉池锦念,玄冰箭那事他还记着,而且随时准备报复回来啊!
得,一个玄冰箭,再加上自己今日又让他为自己掌灯……池锦念有点头疼。
他今日戏耍自己,会看出自己不是原来的池锦念嘛?池锦念下意识地抬眼望过去,在对上对方邪魅一笑后,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赶紧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离了这是非之地。
而看着池锦念背影的卫阳,却是一瞬间暗下了眸子。他总觉得,今日的池锦念有些不一样。
一路上似乎都在专注地想着什么事情,连自己带她绕圈都没发现。
不过回想了一下池锦念平日里的作风,卫阳暗自哑笑,只觉得自己太过高看她了。
她是谁?她可是池锦念!能让她专注到走路都不看路的境界,无非就是又惦记上哪家的小白脸,罢了!
——
池锦念仔细回想过,书里的她似乎没和宫人有什么过节后,才谨慎地找了一个宫女为自己引路。
宫女停在一处叫桃苑的宫殿前。
对,桃苑。面对这个敏感的字,池锦念不由得想到被自己藏在桃源的元韶,在自己离开前看着自己的眼神——这心仿佛就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
为什么有种小时候犯了错误的内疚感?
池锦念理了理思绪,转头进了院门。
刚一进门,一位白衣男子就朝她扑了过来,直接抱住了她——的大腿:“少主,您可回来了,想的奴好苦!”
池锦念:“……”
接着,又有同样的三位男子,皆是白衣胜雪,玉冠束发,一个个见她就扑过来,哭着喊着说自己等的好苦……
池锦念懵了:“这什么套路,一进门就抱大腿,我可是个正经人啊!”
果然,接着就出现两个正经人,都是姑娘,和刚刚她见到的宫女们穿得一样,都是齐胸儒裙,不过颜色不一样。一个紫色一个粉色,皆是搭配白色披帛,外面的其他宫女都是绿色。
看来是两个有身份地位的宫女!
“少主回来了,去去去,少主刚回来你们别缠着她,让她先沐浴换身衣服。”那位粉衣女子率先开口,叉着腰,吩咐着几个男子。众男子闻言,竟都撒开了手,看样子十分听这位小姐姐的话。
这个说话好使,池锦念赶紧蹿到二人身后,生怕下一瞬间那几个男子再如恶虎般扑过来。
“采薇姐姐,您和采月姐姐有所不知,我等也是思念使然。”一位男子一脸地委屈,两只手来回搅弄这衣服的宽大袖口。
采薇、采月,池锦念身边的一对贴身宫女。对池锦念还算衷心,没少帮池锦念办事,就是戏份不多。不过照比外面那些npc,起码她俩的衣着颜色还能有点差别。
不过看书的时候,池锦念一只默认着采薇和采月是一对双胞胎,没想到她俩的长相竟没有丝毫相似,采月温婉可爱的圆脸萌妹子,采薇则眉目中带了几分凌厉,妥妥的御姐风。
至于那四个男子,是原主池锦念,按照男主苏庭希的模样,找的四个“替身”。难怪四个人你皆是白衣胜雪,仿若谪仙。池锦念不禁暗自腹诽:1V4?现在某江文学不是脖子以下都不让写么?难道自己走错了?这是花市?
见到了友军,池锦念悄悄戳了戳采薇的手臂,眼神又撇向对面几个男子,示意她:把这几个都打发了!
采薇像是理解了池锦念的想法,一副“我懂”的表情,坚定地朝她点了点头,素白的手轻拍了拍池锦念的肩膀,示意她放心。随后转身又跟四个男子说道:“这会缠她有何用,莫不如快些让她沐浴更衣,晚上再尽心侍奉!”
作者有话说:
【小剧场】
池锦念:我走错了吗?这里到底是某江还是某棠?
作者:江也好棠也好,就凭我站短信箱里那些红锁,你觉得这是个问题么!
这个卫阳,虽然是个反派,但后期撑起一片笑点,且为了池锦念和元韶的感情线做出了不少努力,功不可没型选手(准确地说,但凡戏份过得去的配角,都为感情线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池锦念:我怀疑你在按头掰弯我!
作者:掰弯你的不是我,是你亲口认回来的师尊!
感谢在2021-12-11 15:32:28-2022-01-05 12:27: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第8章
此时的池锦念只觉得脑壳痛。于是清了清嗓子:“咳咳,那个,我今天累了,你们……就先回去休息吧。不用你们伺候。”说着便想打发了四个小白脸。
听了这话,在场众人,包括采薇采月皆是一愣。
“你这出去一趟,这是怎么了?”采薇偏过头。
“转性了?”采月跟着补了一句。
池锦念:……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哪能天天想着玩。”池锦念右手成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句。这一抬手,刚好暴露了空荡荡的手腕。╈君/羊 ㈧㈦㈠㈥㈧㈢㈠㈤㈤
“你手上的东西呢?”采薇捉住池锦念的胳膊。采月也跟着追问:“就是,之前沐浴睡觉都舍不得摘的!”
“那个……不喜欢了,就卖了嘛!我累了,我要沐浴!”池锦念收回胳膊,摆了摆手,在众人差异的目光中,赶紧溜进屋。
泡在热水中,池锦念觉得一天的疲惫都得到缓解。她揉着自己的眉心,整理着着一日内翻天地的变化。
她,穿书了。作为一个反派,认了女主做师尊,还把人家当“外室”一般,金屋藏娇地藏了起来。
现在,不仅要帮人家恢复法力,还得保证人家恢复法力后不会搞死自己……哎,这都什么事啊!
外加那欠下的好几千灵石,池锦念只觉得,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此时,采月正好推门而入,带着一桶热水,倒进了池锦念的浴桶中。“少主,水温还行吗?”
池锦念嘴上嗯了一声,心里却在想着自己那堆账要如何解决。
“采月,咱们小库房里,还有多少东西啊?能值多少灵石?”池锦念问道。
“小库房?”
“对啊,咱这桃苑没个小金库啥的嘛?”不可能吧,起码是个少主,位同太子,哪个太子手里没点私房钱?
“前段时间,您不知从哪得的消息,说苏公子又了心上人,您一气之下不是都给砸了么?珍珠缸三只,玛瑙碗五个,琉璃花樽一对……”采月掰着指头细数被池锦念摔碎的奇珍异宝。她每说一句,池锦念就觉得自己的心口被插了一刀。
“哦对,最后还留下了一套东珠的首饰。”采月突然想起来。
“在哪,快去取来!”池锦念像是抓住了仅剩的救命稻草。
“被您给拿出去了,说是要换什么丹药。”采月单手托腮:“少主,什么丹药这么贵啊!那套首饰不便宜呢!”
池锦念脑海里有了答案,不免心口再一疼。什么丹药这么贵——失心丹!那个万恶之源!
池锦念拢起一捧热水抹过自己的脸颊,哎,天要亡她!
沐浴过后,池锦念对着镜子,拿着帕子绞弄着自己棕色的头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