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反派认女主作师尊[穿书]

时间:2022-09-06 16:45:19  作者:余鲤汀
TAG:

池锦念哭得活像一个被骗了感情的小媳妇,三两句话间,自己到成了受害的那一个,反而元韶的处境尴尬起来。
见池锦念哭得厉害,元韶的态度彻底软了下来。眼前这个人,虽然自己不记得她,但元韶听得出,她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没有伤害自己之意。小姑娘哭得这般伤心,晶莹的泪珠一颗接着一颗,若是演,怎会演得这般传神。
可若是真的——身为师长,因天资而排斥弟子,那她可真是妄为人师!
见元韶半信半疑,池锦念决定趁热打铁,再加一把火!于是哭得声音更大了:“师尊,您若是真的这般讨厌我,当初为何要收我为徒!我也是好人家的姑娘,师尊此番行径,和那朝三暮四的负心汉又有什么区别!师尊此时还要怀疑弟子,那弟子不如一头撞死在这,倒也落得干净!弟子终究是——错付了!”
说着,池锦念就真的站起了身,朝着那木门撞去。
“且慢!”电光火石之间,元韶伸手拉住了她。
池锦念原本也没真的想撞,只是装个样子。可谁知元韶这一拉,因力道太大,倒是让池锦念脚下一滑,整个人朝元韶扑了过去。
天旋地转,最终两人双双倒在地上。
她在上,元韶在下。
“话还没说完,你怎么这般着急!”元韶看着自己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那张小脸,粉白的两腮上挂满泪痕,原本一张芙蓉面,因为这几道泪痕显得不协调。她心中竟萌生一股不忍,不忍心她在这样哭下去,不忍心她流眼泪。
外袍的锦纱到底是不比里衣柔软,元韶挽起外袍的袖口,用里衣的衣料来轻轻擦拭怀里姑娘眼角的泪痕。温热的泪水打湿了元韶的衣料,触感如此真实,元韶很难再去怀疑这样一位娇弱的姑娘——毕竟是自己负她在先。
元韶柔声安慰道:“你不要哭了,为师……是为师的不是。”
为师!这俩字一出来,池锦念就知道,她打造的弱点奏效了!
她就是要让元韶觉得,是元韶对不起她池锦念在先。而她池锦念不仅不计前嫌,还愿意舍命前来相救!这样一来……
“对了!”池锦念一副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于是贴心地提醒道:“那黄鼠狼前几日曾重金购买了一颗失心丹,他定是将那脏东西用在您的身上了!师尊您试试看,可还使得了法术。”
“法不法术的另说,你先起来,你这样压着为师……”
池锦念这才意识到二人的姿势不对,赶紧起身。还不忘贴心的扶了元韶一把。
起身的元韶,右手拇指和无名指相对成诀,果然毫无反应。
池锦念的脸颊再一次有眼泪滑落:“都怪弟子不好,没侍奉好师尊,是弟子的错!”
“好好地,怎么又哭了!”池锦念这眼泪一流下来,不知为何,元韶的心就莫名地燥起来。“我只是没有法术而已,法力之事,再修炼就好了。这不是你的错,你无需自责。我遭了难,你能冒着危险来救我,我很高兴。从前之事,虽然我不记得了,可终归是我这个师父做得不够好,今后不会了。”
“真的不会了吗?”
“嗯。”元韶点头:“为师日后定不会再那般待你。”
见面前小姑娘哭成一个泪人,原本明亮的双眼此刻哭的通红,在白皙的皮肤衬托下,活像一只兔子。“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一说不好看,池锦念更来了劲:“师尊是嫌我丑么!弟子这就出去,不在师尊面前碍眼。”说着,她将脸埋进掌心,声音呜咽地向门口移动。
马上,马上她就能出去了!可就在手触碰上门板的那一刻,一阵吵闹声打断池锦念的动作。伴随着刺鼻的味道,一群小黄鼠狼,吵吵闹闹地进了她们的院子。
它们身上统统系着红绸子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有的手里拿着红灯笼,有的拿着红纸。
还有一个端端正正地将一个木匣子放到了房屋的正门口,笑着朝里面呼喊道:“池姑娘,我等都是粗人,还劳烦您替元仙君换上嫁衣。我们主上说了,到时候他一定好好敬您一杯。”
池锦念回眸,果然对上元韶冰冷的目光。
哎呀呀,动作还是慢了一步!看这架势,晚上敬酒——怕是要洒在地上敬了。
厨房角落的青砖微微抖动,终于掉落在地上。从那空隙中,冒出两个粉嫩的小圆点。颤颤抖抖地嗅过味道后,才彻底冒头。
是两只通体乌黑的老鼠。
“二大爷,安全,没人!”前面体型细长的老鼠回头招呼着后面那个胖乎乎的肉老鼠。
后面的老鼠小心地确保环境安全后,才敢彻底从洞里钻出来。
“可靠消息,它们今天进了好几坛子上好的香油,那东西贵得很,咱们今天说什么也得带走一坛!”那个体态臃肿的老鼠,化出了人形。
接着瘦的也化出人形:“可,那么大的坛子,咱俩会被发现吧!”
“你怎么这么笨!你把油分装进储物囊的小罐子里,不就得了么!”胖老鼠恶狠狠地敲了一下瘦子的脑袋:“你直接把人家的坛子搬走,是怕人家发现不了么!”
瘦子恍然大悟:“二大爷,不愧是长辈,还是您有先见之明!”
“那是!我吃过的花生比你偷过的米都多!这就叫经验!”
“师,师尊……”池锦念面对元韶阴翳的眼神,一时语塞:“师尊,你别这样,我……我害怕!”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元韶的声音不再柔和,似乎是在等待池锦念最后的辩解。
没办法,池锦念只得拿出现代最流行的渣男经典语录:
“师尊,我跟他们都是逢场作戏,我对你才是真的,我的心里只有你!”
眼神恳切,热泪盈眶:“难道师尊又要怀疑我么!我不过是和他们周旋,假意取得信任,好带您离开这鬼地方!刚刚师尊还说今后会对我好,可现在……”
元韶捏紧的拳头终是松开了。看着池锦念湿润的眼睛,元韶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不论怎么说,她遭了黑手,这个徒弟跟了过来。这是不争的事实。至于其他的,她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没有,我只是……只是在想该如何离开。”元韶解释了句,她不知道该不该信任眼前的小徒弟,也只能先应付一句,再做打算。
“师尊莫急!”池锦念一把抹掉眼角的泪珠:“徒儿这就出去想办法,您只要在这等着就好。”
带着坚定的眼神,池锦念关门之前不忘对着元韶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就像是电视剧里,正面人物英勇赴死前的大义凛然。
——
出了门,池锦念就头疼起来。
对于这种爽文来说,元韶是一定不会下线的,而且只会越来越强。
如果今日她就此逃跑,那元韶一定会在心中狠狠地记下一笔。
主角光环在,她肯定没好下场。
而且,现在元韶失忆了,按照原著里说的,后面也没能想起来,直至飞升之时,才能回望整个经历。
如今看来,唯一的出路就只能是她继续扮演徒弟的角色,把元韶救出去。
对于爽文来说,主角飞升不就是大结局么!换个角度想,只要大结局,她就能回家了呀!
所以她不仅仅要救元韶出去,还要帮助元韶修炼,全力协助元韶提升修为。元韶早日飞升,她就能早日回家!
可是说着容易,真要把那么个大活人带走,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哎!池锦念深深地叹了口气。要是元韶能被装进兜里,被夹带出去就好了!
不知不觉,池锦念的步伐正好停在一道门前。
她抬头一看,原来是厨房。
看着牌匾上的字,她突然想起,电视剧里的主角,不都是躲在送菜的车里之类的,蒙混过关,躲过看守的耳目!
车!对!她要用车,给元韶运出去!
一进厨房,屋里空荡荡的,只有储物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池锦念拿出那块鸡头的腰牌,朝那里间走了过去。
进去的时候,看见两个肤色黝黑的人,正在把大坛子的液体分散到一个个小罐子。
这俩“人”见到池锦念,竟也是吓了一跳,连手里盛舀的瓢都没拿稳。
池锦念见他俩正在把一口大缸里的香油分装到一个个小坛子里。这香油的缸——不大不小刚好能容下一个人。
果然大女主光环无敌,得来全不费工夫!
听见池锦念的脚步声,俩人如受了惊吓一般,齐齐停下手上的动作。甚至不敢直视池锦念。
见正在清空香油缸的俩人纷纷直愣愣地看着她,池锦念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催促道:“快啊!愣着干嘛!继续干活!”
那俩人看池锦念的反应,纷纷怔住了,脚像是被钉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是他俩鼠生第一次遇见,被人催促着偷自己家东西的!
作者有话说:
开文啦,宝宝们!
说明一下,我这是一本沙雕小甜饼(敲黑板画重点)具体节奏上:不是在沙雕,就是在发糖。如果是想看玄幻升级流的宝宝们,我可能就要说抱歉了。大家就看一乐就好,你们看着高兴,我写着也开心。
如果可以,留个“哈哈哈”在公屏上,谢谢——
人物方面解释下,池锦念身高160cm,元韶身高172cm,所以就是——压倒性身高差……
池锦念:年下小奶狗反攻吗?
作者:呵呵俩字自行体会——
池锦念(理直气壮叉腰):可刚刚我才是上面的那个!
元韶(温柔地安抚教导):徒弟呀,上下只能决定位置,不能决定性质!
感谢在2021-03-11 17:31:40-2021-09-04 19:54: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第3章
池锦念见指挥不了这俩人,于是亮出自己的鸡头腰牌:“看见没,我是你们老大的兄弟!快啊!愣着干嘛!像你们这样偷懒,搞分装得搞到哪年去!那边等着结婚呢!”
胖子见瘦子还愣着,不耐烦地往他屁股上踹了一脚:“动弹啊!没听见“咱们老大的兄弟”发话了吗!”
瘦子像是获得了某种暗示,赶紧接着作业起来。
过了一会,俩人大汗淋淋:“装完了!”他俩看向池锦念:““老大的兄弟”,还有何指示?”
池锦念安排他俩,把空了的缸运到了院子里那个双轮小推车上:“行了,这没你俩的事了,快去把屋里那收拾了吧!”接着就哼着小曲推着小车出了院门。
见池锦念走后,胖子又踹了那愣神的瘦子一脚:“等什么呢!乾坤袋拿出来啊!等着她回过味来绑咱俩么!”
“哦……哦!”瘦子这才回神,赶紧拿出乾坤袋,把一个个装满香油的小罐子装进袋子里。一时间,那乾坤袋也变得沉甸甸的,对于人形的他们还好,若是鼠身,扛起来还真有些吃力。
俩耗子背着那两个袋子回到墙洞出,可那袋子太鼓,怎么努力也无法通过。于是只能看选择另一条路——走正门。
“师尊,出来看看吧!”池锦念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待元韶开门,她看见一个一身火红的姑娘,站在金色的夕阳下。她的一双袖口被高高卷起,裙角上还沾着几分水渍。
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在夕阳下一闪一闪地,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留下一道浅浅的阴影,少女嘴角上扬,眉眼弯弯,笑得比这夕阳还明媚三分。
“师尊,你看我找到了什么!”她身体一侧,露出了身后的小车和坛子。
“当当当——”池锦念自动给加了个BGM:“一会师尊就藏这缸里,我带师尊出去。”见元韶一身雪白,池锦念赶紧补充一句:“师尊放心,这坛子里之前是香油,且刚刚回来之前,我已经洗过了,很干净,不会弄脏你的衣服。”
主角嘛,B格还是要有的,要时刻衣裙整洁!
元韶原本以为这小徒弟和那歹人是一伙的,已经做好了准备鱼死网破的打算,没成想竟是自己冤枉了她。看着池锦念热得泛了红的双颊,挽起衣袖,替她擦拭额角的汗水。
“有劳了。”
“这都弟子应该做的。”突然的接近让池锦念有些心虚,她下意识后退一步,之后装作不经意的转身,介绍后面的缸。
“这么大,师尊蜷缩在里面,还行吧。”
元韶擦了一半汗珠的手僵在空中,最后缓缓地落下。
看来自己之前对待这个徒弟真的很过分,以至于稍稍对她好一点,她都不敢接受。
元韶一边理好自己的衣袖,一边暗自下定决心:若能平安度过此劫,我一定好好待她。
“师尊?”池锦念的声音让元韶微微回神:“进去试试,试试看大小。”
说着,池锦念很自然地伸出手来,要扶元韶。元韶微微点了点头,自然地把手搭了上去。
池锦念的手很柔软,相比之下,常年习武的元韶,掌心倒是有一层薄薄的茧子。
这缸虽然不算特别大,但元韶身形偏瘦,蜷缩着刚好可以躲进去。
眼看着日头越来越低,那黄二的婚期定在晚上,她们耽误不得了。
“那师尊坐稳了,弟子这就带你出去。”池锦念将坛子封口的盖子虚掩上,特意留了一道缝隙给元韶呼吸。之后就推着小车,直奔山门。
到了门口,毫不意外地被两个看门的黄鼠狼拦住:“做什么的!”
池锦念平稳地停下小车,再次拿出那鸡头令牌:“晚上黄二不是要成亲么,说酒买少了,让我帮忙下山打些酒回来。”
“可,我们平日里的酒都是自己酿的!怎么今日……”一个侍卫开了口。
“你们老大的令牌在此,哪那么多废话!”池锦念拿出主子的气势:“还不躲开,耽误了婚礼你们谁负得了这个责任?!”
二人看了一眼那鸡头令牌,确是他们庄主的物件。再者说,池锦念和他们老大关系好,他们一直都有耳闻。只是没想到,今日竟把这令牌给了她,可见二人情谊非同一般。见令牌犹如见到老大本人的规矩,他们还是懂的。再者见池锦念态度这般硬气,也不好阻拦,只能放了她。
池锦念再次推起小车,终于是出了这大门。门前是个土坡的山路,对于这辆小推车来说,倒是方便行走。
池锦念不禁松了一口气。山下是个集市,人多得很。只要安全下山,再想抓住她们,就难了。
谁知还没走上两步,那股熟悉的异味再次传来。只听身后黄二尖锐的声音:“庄主夫人跑了,你们看见什么可疑的人没有!”
听见这话,池锦念不禁加快了脚步,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老大,刚刚除了送香油的俩人离开以外,只有池姑娘,说是奉您的命令下山打酒。”
“放屁!咱们的酒都是自己酿的,何时下山买过!你们这群废物,给我追!”
说着,站在山门的黄二远远地看见了那一抹红色的身影:“前面那个红衣服的,你站住!说你呢,你跑什么!”后面的黄鼠狼们意识到不对,纷纷跟着他们的老大追了出来。
池锦念见情形不对,也加快了脚步。可就在此时,元韶竟破出了缸。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