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反派认女主作师尊[穿书]

时间:2022-09-06 16:45:19  作者:余鲤汀
TAG:


【沙雕小甜饼,全程无刀,甜且沙雕~】
池锦念穿书了,成了某江大女主文学的头号大反派,嫉妒女主的修为以及男主的青睐,给女主喂下失心丹,不仅让大女主元韶记忆丧失,且法力全无。
当然,大女主是不会轻易倒下的,待她逆袭归来之时,池锦念就成了爽文结局路上最大的垫脚石。
池锦念穿过来时,正是原身将女主囚禁后喂下失心丹之时。
面对着刚刚失忆的女主,池锦念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大呵一声:师尊!!!
池锦念心想:师尊,修真界最危险的职业,这波稳了!
【师尊视角】
元韶一朝不慎,被歹人喂下失心丹,记忆全失,法力全无
好在,有个小徒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小徒弟又乖又软又粘人,事事都为自己着想,满心满眼都是她这个师尊
逐渐地,元韶发现,修真界众人看着她那个小徒弟的眼光总是怪怪的!
一开始,她不理解
后来,她想通了!
这些人一定是嫉妒她有这么好的徒弟!想要试图挖墙脚!
逐渐地,原本宽厚温和的仙尊,目光逐渐凌厉起来——想跟她抢人?没门!
【小剧场】
修真界一时之间炸开了锅。
#魔族少主认正道之光为师#
一个真敢认,一个真敢收!
就在大家以为这是魔族新想出的什么下作手段之时,坊间传来了新的八卦。
#昨日元韶陪同徒弟池锦念回去拜见长辈,二人同屋而眠,池锦念的哭声呜咽一整晚,第二日更是没能迈出房门半步!#
后来,终于下了床的池锦念,搀扶着自己的腰,抹掉眼角的泪水:说好师尊才是最危险的职业呢!
一本正经自我攻略·师尊·攻VS戏精本精·徒弟·受
1V1+双洁+HE
【封面是池锦念本念】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锦念,元韶 ┃ 配角: ┃ 其它:预收《师尊是只小白兔》《姐妹》求收藏
一句话简介:女主师尊她自我攻略了
立意:害人终害己


第1章
指尖温热的触感让池锦念的神识慢慢清醒,视线缓缓聚焦。
她明明记得,自己睡在独属于她的粉色小床上,似乎床头上的薰衣草香还萦绕在鼻端。而现在,周围凹凸不平的墙壁与自己那公主的卧室大相径庭。
与其说房间,这里更像是一个石洞,岁月的侵蚀在上面留下深深浅浅的沟壑,这些沟壑里面散发着刺鼻的霉味,混合着食物腐烂的味道,直冲她天灵盖。
而她手里,正钳着一个人。是个穿着雪白的古风纱裙的女子,因为被池锦念捏着下巴,口中又探入了异物而表情扭曲。
看模样,很痛苦。
池锦念的食指,正被这个女子含在口中。指尖似乎顶着什么东西,触感坚硬。
看清这一切的池锦念赶紧缩回了手,可在此之前,她明显感觉到,刚刚指尖的触感消失了。
随着她收回了手,石床上的女子连连咳嗽,终是昏了过去。
池锦念的一个念头就是跑。
明明被咬的是她,可眼前这白衣女子昏了算怎么回事?!
不管是不是碰瓷,池锦念都不喜欢这个散发着刺鼻味道的“石洞”。
倏地,本就刺鼻的空气中,又掺和进来另一股味道——即使一个月没洗澡也很难到达这种浓郁的气息。伴随着尖利的叫声,推开了木门。
是一个身材瘦削的,看打扮是个“男子”的动物。一对小小的圆形耳朵竖在头顶,一对不大的黑眼睛骨碌骨碌地,鼻尖处是一团黑,一身棕黄色皮毛,嘴巴藏在尖尖的鼻子下面。
池锦念来不及思考这个穿着衣服且站立行走“动物”,动物本物就先开了口。
“搞定了没?”他问。
池锦念不敢贸然回答,只能简单滴“嗯——”了一声。
那动物一瞬间激动起来,冲到石床边,仔细确认床上的人昏迷不醒女子还活着,随后立刻回手用那毛茸茸的爪子,竖起一根大拇指。
“还是你厉害!不愧是魔界少主!”伴随着赞扬,他那棕色的毛绒尾巴微微上翘,左右一下一下地摆动着,和邻居家的狗看见骨头的激动模样如出一辙。
说着,他塞了一块骨头做得令牌到池锦念的手里,拍着她的肩膀说道:“从今天起,你池锦念就是我最好的兄弟!有了这个令牌,我这山头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没人敢拦你半分!”
随着他的靠近,池锦险些被那股上头的味道熏晕过去。她念握着那个鸡头形状的令牌,悄悄后退了一步,确保那不干净的爪子离了自己的肩膀,才缓缓点头:“好说,好说。”
只要你离我远一点,啥都好说!
动物丝毫未觉察出池锦念的拒绝,反而又上前一步,棕色的爪重新攀上她的肩膀:“那我就安排手下去准备喜酒了,算起来,你可是我和元韶的媒人,晚上千万多喝几杯!”
元韶……元韶!池锦念顾不得肩上爪子的问题,脑海中嗡地一声,轰鸣震耳。
结合眼前的一幕,她想起来了!这不是某江金榜上,那本名为《飞升之路》的大女主爽文么!
原文讲得是上修界战斗值名列前茅的一代仙师女主元韶,被反派搞得修为尽失后,一路升级打怪,收获无数天材地宝与各位男性角色的钦慕后,荣升为修真界的No.1。战斗值爆表的她,亲手灭了整个魔界,打脸反派后,飞升上神的故事。
那这具身体……应该就是里面的反派女配,魔界少主池锦念。身为魔界第一官二代,好好的家业不继承,为了个不爱自己的狗男人,亲手给女主喂下失心丹导致其记忆尽失,法力全无。
以及眼前这位,应该就是陪她一起将女主捉过来的“同伙”,一只黄鼠狼精,黄二。
这黄鼠狼一直痴迷于女主的美貌,再加上女主体质特殊,修炼的速度比常人快上许多,这黄鼠狼也想借着双修,改变一下自己的体质。
且不说男主不男主,女主堂堂上修界仙君,怎么会理睬他这个臭气熏天的妖精?于是,他和池锦念联手,各取所需。
原书中,和黄二的亲事被元韶视为一生的污点。所以在她飞升之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亲手了结了她这位“功不可没”的媒人。
留给池锦念的只有八个字:神魂俱灭,永不轮回。
想到这,池锦念不禁后退了两步……她很清楚地知道刚刚指尖的触感是什么了!
——
“你咋啦?老池?”黄二伸出褐色的爪子在池锦念眼前晃了晃。
池锦念回神。哎,怪都怪自己,睡前非得看什么小说!如果她能保持早睡早起的习惯,不熬夜追文,不就没这档子事了!
说这些都没用了。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赶紧把刚刚“送进去”的失心丹,再给“取出来”!
“那个……晚上都要成亲了,你还不赶紧去沐浴焚香。你这身味道……怕是会吓着元仙师!”池锦念找了个托词,得先把黄二打发走。
黄二一副被点醒的模样:“还是老池你靠谱!想得周到!你放心我这就去!”
随着黄二刚一出门,池锦念就立刻冲到石床边。她把床上昏迷的人儿扶过来,用力敲打着她的背——只求那丹药还没溶解!希望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池锦念着急,手劲不觉得就大了几分。可不论她如何用力,石床上的白衣女子就是丝毫没有反应。
即使敲击声大道回荡在整个屋内,元韶还是双眸紧闭,浑身瘫软。没有一点反应。
池锦念蹙着眉,终是下定了决心。纤细的食指再次探入对方的口腔。
后边拍不出来,那就从前面想想办法。
小时候看医生,大夫总是用一根木棒压着自己的舌头,引得自己连连恶心。
她用相同的手法,只是此刻,没有那根木棒而已。
本着这个原则,池锦念的左手向下微微用力,右手继续不停地敲击着对方。
前后夹击,就不信那药丸出不来!
“咳咳咳……”
见怀里人有了反应,池锦念赶紧收了手。
她紧紧盯着对方的红唇,期盼着能从里面出来个什么的时候,那人却直接攥住了池锦念的手腕。
“咳咳咳……这……这是哪……你是谁……”
“!”不妙!看来还是晚了一步。
这是池锦念有生以来第一次嫌商品质量好,并且遗憾于对方没有假冒伪劣的成分!
想把丹药弄出来已经来不及了,先下只有另一个法子了——三十六计走为上!
见对方还没有完全清醒,池锦念假意安慰:“你先松开,我……我去给你倒杯水!”
听了这话,元韶攥着她的力道明显弱了几分,似是同意的意思。
池锦念刚刚起身,元韶就再次咳嗽起来,还伴随着阵阵干呕——想来是刚刚池锦念手上的力道引起了不适。
本想溜走的池锦念,在那阵阵咳嗽声中愣是抬不起步伐。算了,本着人道主义思想,还是按约定给她倒个水吧。想来,倒个水的功夫也耽误不了什么!
杯子递进元韶的手里,就在她饮水的瞬间,池锦念抓准时机,一个箭步朝门口走去!
打不过就跑,一直是池锦念的人生信条。天地良心,药不是她喂的,而且她还努力挽回来着。池锦念安慰着自己。只要杯子递过去,这事就算了结了!恶事是原著池锦念做得,和自己无关。自己犯不着承担后果。
可手刚碰到木门,背后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道直接养她翻了过来。
砰地一声,她被按在门板上,一双胳膊被扣在头顶,动弹不得。
清冷之气,伴随着淡淡的茶香,从上方压了下来。池锦念抬头,这是她第一次瞧见元韶的正脸。
果然大女主名不虚传。那张脸很好看,比那些出自整形医生之手的女明星好了不知多少倍,没有如锥子一般的下颚,高耸入天的山根。小小的瓜子脸,白皙的皮肤,两片红唇不染自朱,一双亮晶晶的桃花眼,纤长的睫毛,如羽翼一般。
就是目光不太友善。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元韶的声音清脆,不像电视剧里玛丽苏女主的含糖量超标的音色,非但没有甜腻之气,反而觉得清朗。她高出池锦念半头,自上而下的压迫感,冲击着池锦念的视线。
“这是哪!你又是谁!为什么我的背这么痛!”
池锦念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问题才好。正思索着,禁锢她的手却再次用力。
“说话!”
“师尊!”池锦念大喝一声。
——
“师尊?”听了这两个字,元韶扣着她的手一松,池锦念当即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规矩她懂。师尊:修真界最危险的职业,没有之一!
于是,在元韶的注视下,她缓缓开口,娓娓道来:“那黄鼠狼黄二,对师尊您觊觎已久,一直想要霸占于您。今日,不知是使了什么下作手段让您着了他的道,弟子一路追赶过来,好不容易才摸进了这黄二的山头,找到了您。”
元韶虽然失忆,但大女主的光芒还是在,任何时候,条理清晰,逻辑清楚。原本一对桃花眼此刻却目光却如冬天的湖水,不仅一片冰凉,还深不可测,冷冷问道:“那你跑什么?”
人都有弱点,池锦念心里清楚,只要掌握了元韶的弱点,她就一定能平平安安,长命百岁。可问题是,元韶这种大女主,弱点会是什么呢?
作者有话说:
【沙雕小甜饼,图一乐就好】
元韶失忆没错,但是文化程度和职业技能都还在(就跟失忆的人还是知道1+1=2一个道理)
【小剧场】
池锦念:规矩我懂:师尊,修真界最危险的职业,没有之一!!
作者:你怕是要拉低这个比率了……
隔壁预收:《我做神仙那些年》
春神之女暖晴历劫归来,发现自己原来早早就许了婚约,对方是天帝的嫡长子,天界雪神。
雪神寒兮,性子温润,善解人意,白衣胜雪,眉目如画。暖晴很是满意。
但似乎对方并不这么想,寒兮表面谦和柔顺,但却时时刻刻和自己保持距离。
后来,暖晴意外发现这位天帝“嫡长子”,竟是个女儿身!
被发现真身的寒兮,低垂着眼眸:“别怕,我会亲自提出解除婚约,不会耽误暖晴仙子半分。”
暖晴一怔:“不、不急。”
内心:漂亮姐姐,我可以!
后来
暖晴仙子重病仙逝,天界来了一位新的春神——重黎。
上神重黎,竟和昔日的暖晴仙子,生得一模一样,就连喜好也如出一辙。
魔族起兵造反,带走了重黎做人质。
那日,一向清冷自持的天帝寒兮,在魔界杀红了眼,可算是把人给带了回来。
【小剧场1】
从魔界回来当晚,静谧无人的宫殿,寒兮扣住重黎的手腕,将人抵到云床上
重黎浑身颤抖:“阿、阿寒”
寒兮:“你若喜欢他那种野的,本座也不是不行!”
【小剧场2】
从魔界回来的第二日晚上,天界所有人都看见,天帝陛下第十二次敲响自己寝殿的房门,态度柔和至极,与昨日大相径庭
寒兮:“黎儿,让我进去吧,夜深了,外面好冷。”
寝殿内,少女的声音还带着气:“昔日雪神,你跟我说你怕冷?!”
【排雷】
1.攻女扮男装,受非恋男,毫无恋男情结(高亮!!)
2.有婚前X行为(高亮!!)
3.受三层马甲:采儿(凡界)、暖晴(春神之女)、重黎(zhòng  lí,王炸马甲),不切片,只是人家大小切了三个号
4.除了受换马甲的时候,其余时间全程高糖高甜(换马甲不超过4章)
5.内含生子情节(别问我攻没挂件如何生子,那是她们神仙之间的事,作者只是个凡人)


第2章
“那你跑什么?”元韶紧紧盯着自己面前那张巴掌大的芙蓉面。
池锦念脑海中飞速旋转,随即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一瞬间红了眼眶,回道:“我……那黄二说晚上就要与您成亲,我这不是,想要出去想办法,好带您一块跑么!”
说到这,一颗晶莹的泪珠从池锦念的眼角滑落,她啜泣着,小巧的鼻尖都跟着微微泛红:“师尊,难不成,您在怀疑弟子和那黄鼠狼狼狈为奸吗?您觉得弟子是那样的人吗!”
池锦念眼中泛着闪闪的泪花,那晶莹的眸子看得元韶一阵恍惚,不知不觉,态度竟也软了几分。“你……是我徒弟?可我怎么……”
池锦念知道,人都有弱点,如果没有——那她就亲手为其打造一个弱点!
“弟子知道师尊一直不喜欢弟子,嫌弟子愚笨!”不等元韶把话说完,池锦念就先一步开了口:“但您毕竟是弟子的师尊,知道您有危险,弟子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不想刚到这……”池锦念用衣袖随意擦了一下泪痕:“就先被师尊您给按住,还像个犯人似的审问一番,呜呜呜……我长这么大也没受过这般委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