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象牙塔没有秋天

时间:2022-09-04 20:43:42  作者:咸鱼不吃菜
TAG:

毕竟她都可以光手掐烟了,抽筋简直就是小儿科。
“我又不是死的,我有痛感神经的好不好。”
季怀之仿佛自己听错了一样,她听见她语气里隐隐透着些许委屈。
但也只是些许而已。
“我怕我肩膀也抽,要不你再顺手捏一捏?”
“啪!”季怀之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手心,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
“完了完了,又抽了!”林止渊惊呼着,看着自己原本好透的五根手指,只见中指慢慢地又弯起来了。
季怀之下意识掰着中指不让它弯下去,却发现……
林止渊在骗她。
外头突然有人闯进来,沈又言盯着面前过于神奇的一幕问了一句:“你在玩她的中指吗?”
林止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在季怀之一脸懵逼的表情下做出回答。
“嗯,玩得可好了。”
“啧!大白天的……”沈又言真情实感地嫌弃了一秒,正准备留点空间给两个人,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转过头来又说:“对了,你得加签五百本。”
林止渊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她看着满桌满地的新书,瞪大了双眼。
“我才刚要签完!”
“啊,是这样的,第一版的量在预购时已经售罄,我正准备加印,作为福利准备了五百本亲签。”沈又言伸出五根手指头。
“你都不替我考虑考虑的吗?”林止渊伸出抽筋的那只手,中指还弯着。
“不考虑,大不了你躺。”沈又言话中有话,此时电话响了,她接通了电话。
季怀之只听见她对着电话那头说:“对,没下错单,五十斤蒜香五十斤麻辣,总共一百斤……”
“你看,这就是势力老板的嘴脸,要钱不要命,以后找工作可别找这样的。”林止渊咕哝着,还瞅了一眼自己白裤子上的笔痕。
“回去我帮你洗。”季怀之看了一眼,问题不大。
两个小时后,沈又言通过广播号召有空的员工都去前台领小龙虾,大伙儿浩浩荡荡给各自部门领了好几袋回去,又通过广播让林止渊去她办公室一趟。
来到沈又言办公室,就见到她已经把酒都开好了,另一张沙发上还坐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杨蕾。
“嗨!我听说新书大卖,知道一定有庆祝,就赶过来了。”
杨蕾优雅地晃动着自己的手指头,涂上红色指甲油的指甲在晃动中生出虚影,别人很难驾驭的颜色,在她身上倒是符合她的气质。
“破纪录了,庆祝一下嘛!”
沈又言“啵”的一声,开了第四瓶啤酒。
季怀之意识到这是开给自己的,忙说:“我等下开车,就不喝了。”
“可以找代驾。”杨蕾已经对瓶吹,液体水平线已经来到了瓶子中段。
“我还指望着有人能把我安安稳稳地送到床上。”林止渊将她面前的酒瓶往自己的位置挪了一些,表示自己会替她喝掉。
沈又言耸耸肩,随即又变得有些庄重地挺直了背,说:“今天我们齐聚在这里,是为了庆祝十二秋新书大卖,预购量破纪录,首先恭喜你我他,然后也希望我们止渊未来多写些好故事,继续破纪录!”
“干杯~”不知道为什么也被恭喜的杨蕾率先举起了酒瓶子。
季怀之一看她这架势,那半瓶酒准是保不住了。
然后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季怀之就这样剥着小龙虾吃着小龙虾,然后看着两个喝高兴的中年女人丑态百出,幸好对外的窗口拉上了帘子,就是不知道隔音好不好。
林止渊喝醉之后,整个人显得更沉闷了,她低着头,看着手心握着的绿色酒瓶子,季怀之低头看她她也没发现。
她的眼睛明明睁着,却不像是在看这个世界,仿佛是透过了某道不知名的屏障,去看另一个世界一样,身边是两位老板高昂的歌声,而她却筑起了围墙,将所有的喧哗和热闹都隔绝在外头。
所有人都在外头喊她出去,说外面多好多棒,只有季怀之亲手敲了敲她的门,走进了她的围墙。
“在想什么呢?”
林止渊微微抬起头,眼神迷离,说:“想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说来听听。”季怀之调整了姿势,手臂撑在沙发椅背上侧身看着她。
林止渊张开嘴,却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最终那欲言又止的双唇又紧闭了回去。
“没什么好说的。”
小时候很多美好的记忆放到现在说出来都只不过是在提醒她,现实有多残忍。
季怀之看了一眼时间,她还以为到晚上了呢,其实也才不过傍晚。
“要不要回家?”
“嗯。”
回家途中,林止渊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看,她轻轻地揉搓着自己左手拇指和食指,上头的指纹已经被她长年累月掐灭烟头时给烫坏了,新生出来的皮肤结成又厚又硬的疤。
外头夕阳的余晖总寻找着机会从建筑物间的缝隙撒下,要将行人身上照出光来,林止渊闭着眼,也能清楚看见阳光试图透过她的眼皮子钻进她体内。
车里在门口停下,季怀之熄了火,说:“能走路吗?还是我扶你?”
然而林止渊只是反常地问了一句:“现在几点?”
季怀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正显示六点二十分。
“不要进去。”林止渊将肩膀脖子缩起来,将自己缩进座椅里。
“为什么?”
季怀之不明白,为什么到家了还不进屋。
“再等一下,等多一下……”
林止渊背对着她,她将脸埋进了阴影中,让季怀之看不见她的表情。
季怀之只能看见她左手拇指用指甲生硬地抠着食指的疤,力气大到像是要把整块疤都抠下来一样,她下意识伸手去握住了。
林止渊身体一僵,过了许久也没再继续抠,就这样任由季怀之握着。
季怀之的尴尬终于姗姗来迟,她抽回了自己的手,假装没事一样说:“别抠,会流血的。”
过了许久,才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嗯”。
季怀之心想她也许是累了,就任由她在车里休息一下,自己侧过身子去玩起了手机。
没过多久,就听见了林止渊均匀的呼吸声传出来,她侧身去看,侧一点看不见,所以她又挪过去凑近去看,却看见林止渊猛然睁开眼睛问:“你对我有想法?
季怀之百口莫辩,自己现在这个姿势确实是辩了也无用,只能往后退回去说:“以为你睡了,正准备把你拖下车。”
“我觉得你可以温柔一些,用背的,或者是公主抱。”
林止渊揉着眼睛,伸手抓着季怀之握着手机的手往自己那里偏了一下,看了一眼荧幕,说:“扶我一下,我走不直。”
季怀之看着640三个数字在几秒后熄灭,屏幕恢复成一片漆黑的模样,她收起手机,认命地下了车,站直了腿还被人拍打了一下说:“低一点。”
林止渊手臂挂在季怀之肩膀上,季怀之被迫曲着膝盖走路,明明林止渊几乎把体重都压在了自己身上,可她却没觉得有多重。
林止渊给她的初印象除了颓,还有瘦,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但也不像是营养不良的瘦。
虽然里面怎么样她不知道。
“我没有洗澡,不能躺床上……”林止渊几乎是被拖着走的,两条腿踩在地上却又像什么都没踩一样,一瞬间就被季怀之带到了沙发边上。
“那你躺沙发吧!”把人放下后,季怀之也不想管她了。
反正喝醉后睡一觉就会好。
季怀之伸了个懒腰,却听见林止渊说了一句:“喂……季怀之,你能不能帮我脱一下……”
“脱什么?”季怀之一看,这该脱的都脱了啊,鞋子袜子什么的。
“内衣……我在家不穿……”
季怀之红着脸,她尴尬到脚趾头都抠出一座皇宫来了,林止渊这个人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让刚认识两天的人帮她脱内衣。
这年头有坏心思的人太多了,她就这么不设防的吗?万一她就是那个有坏心思的人呢?
“我又不是你保姆,自己脱去!”
“手,伸不过去……”
最后季怀之还是好心帮她脱了,她让她趴着,然后自己隔着衣服松开扣子,林止渊就这样趴着睡了过去。


第7章
林止渊很难得地,在衣橱里挑挑选选,而季怀之则被她抓着帮忙选衣服。
“这件行不行?”林止渊拿着一条红色裙子在自己身上比着。
季怀之只是摇摇头说:“太庄重。”
“那这件呢?”林止渊扔掉了手里的红裙子,拿了另一件季怀之看不懂的衣服。
“太怪了,是哪个名人设计师的作品吗?”这种衣服只能穿去秀台上走,平时出门穿不得。
“意见真多,那你来挑。”
“不就是你问我的吗?现在又怪我挑了。”季怀之很不服气,这人可能止不定有点毛病。
“那你也别光说评价,给点意见行不行?”林止渊看着床上大把的衣服,它们全都被季怀之评价为不合格。
“半个月了,我就没见你哪次出门这么挑过,你不都是随便抓一件就出门的吗?”季怀之翘着二郎腿,双手抱胸,皱着一张脸。
“好歹也是庆功宴,还是要表达一丢丢的尊重。”
又是这句话,最后还是季怀之从衣橱里拉出来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然后又从另一个衣柜里拉出来一件黑色的风衣递给了她,说:“下半身穿牛仔裤就行,这样既显得你随性、知性又帅气,还保暖。”
林止渊看着也挺满意,不得不说季怀之的品味还是有的,虽然很实际,不过她很好奇,“为什么我需要帅气?”
“因为你是原著,原著就是需要一点帅气。”
“我爱听,你说多点。”
在季怀之翻了个白眼后,林止渊当着她的面,撩起了衣服一角,她甚至能看见她小小的肚脐,于是她眼皮往下耸,假装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讯息,便走到了外头。
“你先换,我回个信息……”
林止渊盯着她的背影,脸上倒是有了捉摸不清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恶作剧得逞的愉悦,还夹杂着些许遗憾。
如果有如果的话,其实不去庆功宴也没什么关系。
林止渊在房里又拖拉了半个小时,等她出来时,季怀之这才明白她在干嘛。
她居然化了淡妆!
“你这不是有点尊重,是超级尊重了。”
两个星期了,这人出门从来都是素颜的,头发也不怎么打理,出版社那么多人,她在里头溜达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毕竟有明星在场,还是化个妆比较好,被对比得太惨烈我无法接受。”
她有自尊心,也懂分寸,什么样的场合应该展现怎样的自己她很清楚,出版社因为太过熟悉,所以她可以像在自己家里面一样随意,况且里面也没人会在意她。
“我们林大作家原来也在意自己的形象。”季怀之调侃了一句,便抓起了车钥匙,“不过你要拿自己和明星做对比,这就有点……”
林止渊伸手捂住季怀之的嘴,两个人同时都怔住了,季怀之的嘴不自觉就往内抿紧了,林止渊也有些装作不在意地松开手,说:“话别那么多……”
手心里还有一点湿湿的感觉。
季怀之点点头,解锁了车子,坐进驾驶座。
她现在对自己的定位和认知有了一些偏颇,这两个星期的日子很平静、什么也没发生,预料之中的危机没有到来,她不用去警局上班,每天醒来都是在林止渊的家,有时候她会想,自己是不是一个警察,还是她确确实实地只是林止渊的助理、房客、司机,而警察只是她的幻想。
但是手机通讯录里汪觉这两个字实在是刺眼得很,就像是恨不得要把她扎瞎一样,真真切切地提醒着她,她是一名警察,现在住在这里不过是因为工作需要而已。
为了更好地向上面交代,汪觉让她在固定时间报备,而她通常发出去的只有简短的一行字:一切正常。
然后汪觉甚至都不会回复她。
庆功宴定在了某家酒店,她们抵达现场,接下来的过程除了投资方派代表人物上去演讲,然后一轮轮轮到导演、主演等人,林止渊提前打过招呼,自己不上去,她只想安安静静吃东西。
在场的人都很识趣,懂规矩的都不拍林止渊的照片,不懂规矩的甚至都不知道她就是原著,只当她是某个来蹭饭的普通职员而已。
宴会进行到一半,季怀之手机响了,一看来电人是汪觉,她马上就走到阳台去接电话。
“现在来庆和码头,有行动。”虽然只说了短短一句,但是季怀之还是听出来他很不情愿
不情愿中还带着想掐死她的感觉。
转头看着会场里和沈又言聊天的林止渊,两个人频频碰杯,把贵死人的红酒当水喝,她咬咬牙迎了上去。
“沈老板,如果这里结束了我还没回来,麻烦你送止渊回去。”
林止渊刚要喝上一口红酒,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有些不愿意,问:“你要去哪?”音调高昂了不少。
“有点事要离开一下。”
林止渊看她的表情,就意会到了,所有人都只当季怀之是她的助理,没有人知道她警察的身份,因为季怀之不让说,所以就连和林止渊走得最近的沈又言和杨蕾都不知道。
“我借一下你的车子。”季怀之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便匆忙离开了会场。
驱车来到庆和码头,季怀之将车子停在了偏僻的路边,步行过去,在路边看见熟悉的黑色面包车,她上去敲门,里面的人帮她把门打开了。
季怀之猫腰走进车里,映入眼帘的全是熟面孔,整个刑侦一队都在这里了,汪觉扔给他一件防弹背心并递给她一把枪说:“要不是局长临时要求,我都不叫你来。”
“什么情况?”季怀之脱了大衣,换上防弹背心,她动作有些生疏,也许是因为她从正式入职后,就再也没碰过这东西。
“两个人的犯罪份子,一周前杀了人,今天收到消息他们要偷渡。”说话的人叫李海,是整个刑侦一队里唯一一个对季怀之没有敌意的人。
其他人就是跟着汪觉走,汪觉不喜欢她,所以他们也跟着汪觉一起讨厌她。
“这是照片,局长下了命令,必要时刻可以开枪射杀。”李海递出来几张照片。
季怀之快速看了一遍,照片里的人她总觉得哪里见过,可是时间不容许她思考过多,汪觉并不打算对她解释整个计划,所以季怀之只能自觉随机应变。
“再一个星期,一切正常的话就回警队,不用把时间再浪费在一个被害妄想症身上。”汪觉终于开口了。
季怀之想反驳林止渊不是被害妄想症,但是她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些什么,只能低着头沉默,装没听见。
看来汪觉把她扔出去的行为被领导批评了,纯纯浪费警力资源的行为,季怀之早就要料想到,只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汪觉能把这件事拖三个星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