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象牙塔没有秋天

时间:2022-09-04 20:43:42  作者:咸鱼不吃菜
TAG:

她有一点被冒犯的感觉,没有经过询问的肢体接触,是她平日里最抗拒的事情。
就像是为了浅浅地报复一下,她问:“你刚刚看我看了很久,现在又来牵我的手,你对我有想法?”
季怀之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尤其是她刚刚看她的眼神被发现了,此刻有些无地自容地辩解道:“不过是好奇烟的味道而已。”
“那你要试试吗?”林止渊拿出设计漂亮的黑色烟盒,作势递了过去。
“吸烟有害健康。”季怀之转身来到驾驶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林止渊毫不留情地笑了出来,坐进了副驾。
在车上的时候,林止渊问:“你和家人关系不好吗?”
季怀之没说话,这个问题触及了自己的隐私,她没有必要对一个刚认识不过两个小时的陌生女人有问必答。
“你靠关系当的警察吗?”
季怀之猛踩刹车,不远处的红绿灯转了红色。
林止渊撇过头看向窗外,林立的高楼上全是大荧幕,播放着时下最流行的服装或化妆品广告,请来了各种流量明星代言,专割粉丝韭菜。
红灯还没转绿,虽然林止渊看起来只是随口问问,但是季怀之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一句:“我的工作是负责你的人身安全,不是当你的解惑人。”
林止渊没有回话,只是把脑袋抵在车窗上发呆,过了许久,久到红灯终于转绿了,她才开口说道:“去金阳商场,我要买限量版游戏机。”
季怀之抽空瞥了一眼大楼上挂着的电子屏幕,上头正好写着今天下午一点在金阳商场准时发售,是某游戏品牌和某动漫合作的限量版游戏机,她不懂这些,不过还是拐进了通向金阳商场的道路。
“你爱好挺广泛的。”
会写作,也喜欢画画,还打游戏,而且看起来是资深的游戏爱好者,不然怎么会去抢限量款发售。
“因为是限量版。”林止渊勾着嘴角,嘴里哼着有些熟悉的调子。
后来季怀之终于想起,这是最近一部热播剧的主题曲,档案室的那些同事闲来无事就在岗位上刷剧,看的就是这一部。
季怀之觉得她们双方现在正处于一种谁也不爱搭理谁的状态,为了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她装作不经意问:“你也看秘罪档案吗?”
“不看。”林止渊手动关小了空调,她冻了一路,隔壁这人都没发现她在抖。
“不看还能知道主题曲怎么唱?”
车子拐了个弯,进入了地下停车场。
“不过是一种记忆习惯,因为那首歌是我负责填词的。”就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林止渊撇过头很认真地问了一句:“你说也,你看这部剧了吗?”
“我没看,我看别人看。”
“啧……”
季怀之很明显听见了对方不满的气音,林止渊确实有些失落,她好歹也算是个著名作家,而这个女人居然没看过她笔下的故事,她不死心地在脑海里搜寻着自己笔下所有影视化的小说,又问:“无尽迷宫、森林海、孤岛之音、风信子,这些你看过没有?”
“通通你写的,通通没看过。”
能问出来这些,不是她写的还有谁?
“真棒,接下来我每天都要循环播放这些戏,不愁没人陪看了。”
季怀之突然觉得,这位作家有些幼稚。
离了停车场,林止渊视线锁定前方一个背着背包,穿着格子衫带着厚眼镜的年轻男人,拉着季怀之就跟了上去。
“你跟着他干嘛?她是威胁你的犯人?”季怀之在问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上去把人撂倒的准备。
“看见没?败家之眼,他知道店在哪。”
林止渊不怎么逛商场,凡是能网络上解决的事情,她都不会想着出门。
顺着林止渊的手指看过去,季怀之确实是在对方身后的背包上看见了一个类似于眼睛的标志。
说话间,两人来到商场三楼,只见一间店外排了长长的人龙,少说也有几十米,这阵仗一直都是季怀之想要避开的,人群聚集处,要嘛好事要嘛麻烦事,人一多,就算是好事,最后也总会变成麻烦事。
林止渊排在队伍最后,她很认真地在算自己前面排了多少人,数到将近两百终于轮到了自己,她松了一口气,说:“每人限购一个,绝对能买上。”
后来季怀之根本就不想回忆林止渊是怎么哭着哀求前面的那位先生把最后一个粉色款的游戏机让给她的,她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面都被丢光了,当下根本就只想着有多远离多远,不愿意承认自己认识她。
然而等林止渊回到家,却见她把千辛万苦才买到的限量版粉色游戏机塞进了一个大型的藏物箱里,里头看起来还有其他东西,密封的薄膜都没被拆开过。
“你不玩还那么辛苦排队买它干嘛?”
季怀之对她这样的举动无法理解的,她很实际,一般上不是特别需要的东西,她不买。
如果对方说钱太多的话,她就不反驳了。
“因为是限量版啊!”林止渊躺倒在沙发上,就看着天花板发呆。
虽然没有回答钱太多,但是这个回答也够让季怀之自闭的了。


第3章
“我工作,你自便。”
回家后,林止渊抛下这一句就躲进了书房里,季怀之想象中作家的工作,应该就是对着电脑写故事,要嘛跟出版社开会商讨出版事物以及后续的一些读者福利等等,事实当然也是这样的,她手头上最近有一本小说已经印好了,正在贩售之际,影视公司那里也有找上门来要版权的,所以要处理的事情有很多。
她百无聊赖地在屋里走来走去,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来到书房前,看见门虚掩着,里头传出来林止渊的说话声,她这才走到客厅去坐着。
看着茶几上放着的黑色烟盒,她瞥了一眼书房的位置,悄悄拿了起来,从里头抽出一根烟,她放在鼻间像小狗一样猛嗅,却只能嗅到烟草的味道。
看起来明明和普通的烟没什么不同,为什么点上火就能飘出来薄荷味,这是她不明白的,将烟放回烟盒里,她整齐地摆回了原位。
突然有一瞬间的迷惑,自己在这里干嘛?
她家可以说是警察世家,祖上开始能追溯到最远的那一代,都是在衙门里当差的,轮到她这一代,独生女,一点想当警察的意愿都没有,却被父母强迫着在毕业后考了警校,明明成绩全都马马虎虎,她还是很神奇地毕了业,进入了当市的警局工作。
局里人都知道她是怎么当上警察的,多少人抢破头都没抢到的刑侦队名额,却被她一个走后门的混进去了,那些人当然不满,却也无可奈何,因为她有一个和局长关系很好的爸爸。
她爸以前也是当警察的,不过后来因为枪伤就退了下来,现在从商,但是以前的关系网都还保留着,尤其是在他用一条腿换了局长一条命之后……
局长把她交给刑侦一队负责,刑侦一队的队长汪觉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最看不惯的就是她这种滥用关系的人,所以从她入队后也处处针对她,不带她去现场,就让她在局里处理文书工作,基本上完全不把她的存在当一回事。
但老实说,季怀之乐得自在。
林止渊这件事,警察什么也没查出来,却耐不住报案人是个著名的作家,万一她利用公众影响力对警方做出什么不当发言,这绝对是警方不想看见的结果,所以汪觉就想到了让季怀之去负责,既可以安抚林止渊,又可以暂时把季怀之扔到看不见的地方,万一出事了就让季怀之背锅,可谓是一石多鸟。
想到此处,季怀之不自觉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可她身后的林止渊却盯着她黑乌乌的头顶勾起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林止渊一说话,季怀之很明显被吓得抖了两抖,而她却当作没事一样很快就切换了脸部表情,说:“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你刚刚哭着给别人跪下来的样子。”
“原来有那么好笑哦?”林止渊边说着,边伸手去勾了烟盒,看着烟盒的位置,她顿了一下,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她拿起烟盒,从里头抽出来一根,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将烟放了回去。
季怀之看着她收烟的举动,说了一句:“想抽就抽。”
林止渊看了对方一眼,也没说什么,重新将烟抽了出来,就着打火机点燃了烟头,随着她吸气呼气的动作,那股淡淡的薄荷味又出现了。
“这里是你家,想干嘛就干嘛,不用因为我的出现而改变什么。”季怀之说着打开了客厅旁的那扇落地窗,一阵冷风吹进屋内,带走了不少暖意。
“那些草,很懂事对不对?”林止渊指间夹着烟站在身边,她看着地上的野草说:“我从来没修剪过,它们却只长那么高,恰到好处的高度。”
“我生平第一次听见有人用懂事两个字来评价野草。”
季怀之耸耸肩,她偏头正好能看见对方白皙的脖子上,冒出了浅浅的鸡皮疙瘩,还有发红的耳朵,于是她把落地窗关上,任由剩余的烟味在屋内肆意缭绕。
林止渊把烟头掐灭,看着自己指间的灰烬,她拍了拍,说:“就跟人身上的毛发一样,你的眉毛不会持续生长,它只会在长到恰到好处时停下,等你下一次把它刮掉,才会重新长出来。”
“这年头连野草和眉毛都有分寸感了,确实懂事。”顺着对方的意思接话,老实说季怀之对野草和眉毛不是很感兴趣,她只想赶快结束这奇怪的话题。
看出来对方的心思,林止渊也没接着聊,反倒问:“你会下厨吗?”
“方便面算吗?”
“算。”林止渊没对季怀之突如其来的抖机灵发表任何意见,她只是又接着说:“不过我会煮其他的,我们也还没沦落到要让你煮方便面度日的境地。”
也差不多快到晚餐时间了,林止渊拉开冰箱门,里面的材料所剩无几,也煮不出什么好吃的,便拉着季怀之去了超市。
季怀之对这一次的任务有很明确的认知,那就是在不影响林止渊日常生活的情况下,找到那个对她有威胁的犯人,所以如果林止渊想去超市,那就去,如果她想去游乐园,那也得去。
来到超市,林止渊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四处乱窜,很快就把一个购物车塞满了,季怀之逼不得已去拿了第二个购物车,并且稍微把这匹野马用沉甸甸的购物车给拴好。
看着对方欢脱的背影,季怀之扶了下脑袋,根据资料显示,面前这位作家现年二十七岁,甚至都比她大上两岁,结果来到超市就跟七岁小孩一样,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想买。
她和七岁小孩唯一的区别,那就是她有钱,而七岁小孩没有。
“来超市让你觉得开心吗?”推着购物车,季怀之很难把面前这个活泼的人和那个抽着女士烟,全身散发着颓废感的人相提并论。
“我上一次和别人一起来超市,是在我十五岁的时候。”
“没有和其他人再来过?”
“确切来说,是我上一次来超市,是我十五岁的时候。”
季怀之明了地点点头,她上一次来超市,是和别人一起来的,也是她最后一次来。
“网购还挺方便的,不用非得要来一趟超市。”
季怀之看了一眼架子上的草莓,她伸手捡了一盒最大颗的,正准备放进购物车,却看见购物车里已经有四五盒草莓了,她顿了顿,把那盒草莓放回了架子上,结果林止渊伸手又把那盒草莓拿了下来,放进购物车里,就放在其他的草莓盒子上。
“好吃的东西,永远不嫌多。”林止渊看着那盒草莓,默默在脑子里标上了记号。
老实说,她们相识的第一天,是那么地普通而又枯燥,更像往日一样,仿佛今天的经历都会在今天结束后进行储存,待明天早晨醒来,再重复经历一次。
不过和往常不一样的是,今天之前她的人生中没有林止渊,而今天之后,她的人生,每一天都是林止渊。
季怀之把车停好,她瞥见林止渊看了一眼手机,然后说了一句:“在车里待一会儿,聊聊天。”
正准备下车的季怀之把伸向车门把手的手缩了回来,她调整了座椅,问:“聊什么?”
“聊你,或者聊我。”林止渊把手臂撑在车门上,托着脑袋看她。
季怀之自觉本身没什么好聊的,更何况她也不习惯把自己的事情说给别人听。
“聊你。”
林止渊勾起嘴角,自顾自地说起话来。
“你对我的第一印象?”
季怀之没想到,所谓的“聊你”,是通过我的嘴巴去聊你,而不是你自己聊自己。
她思考了一下,选了一个折衷些的说法:“居家。”
“嗯,居家……”林止渊沉吟着,随即又说:“其实我在接到电话后,原本也想穿高定礼裙去迎接你的,但是没办法,布块没来得及织,设计稿也没画好,做不出来,就只能这样见你了。”
季怀之大约觉得自己脑子当机了一下。
老实说,她有些无言,林止渊说的这番话,听在她耳里就像是要逗她,但是她听了之后却一点也不觉得逗,甚至有些尴尬。
“嗯,看出来了,要开你玩笑有些难度。”林止渊笑着,又开始问:“你知道草莓最棒的吃法是什么吗?”
“嗯……加炼奶或者巧克力?”好像一般人都是这么吃的。
“错了,是加辣椒酱。”
季怀之感觉自己无论如何都隐藏不住震惊的表情,草莓加辣椒酱,这明明就是恶魔料理。
“开你玩笑的,我对吃还是有那么一些讲究,不吃奇怪的东西,草莓最棒的吃法,是蘸糖吃,尤其是酸的,下次你试试。”林止渊打了个响指,然后又开始低头思考。
“你现在,是为了拖延时间,才跟我聊这些莫名其妙的吗?”季怀之觉得很浪费时间,真的很浪费时间。
林止渊歪了一下头,说:“是为了拖延,不过是想让你看一眼最好的夕阳,还有五分钟,你就能看见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夕阳。”
季怀之心里有了些许的愧疚感,因为林止渊拖延时间,是为了让她看夕阳。
“你下次直接说,我会直接陪你等的。”
季怀之打开车门下车,绕过车子走了半圈,靠到了副驾驶座车门边上,双手抱胸,林止渊摇下车窗,趴在上头,两人一起盯着远处的橘光看。
季怀之不知道这一刻的夕阳有什么特别的,就和以往她看过的无数次一样,不过既然林止渊说好,她也不想说些什么扫她兴致。
林止渊手指点了两下屏幕,瞥了一眼,然后说:“时间不早了,做饭吧!”
季怀之看着她下车的背影,总觉得她有些怪,但是又不知道哪里怪,她瞥了一眼时间,正显示傍晚六点三十五分。
在结束这一天之前,林止渊选择了用一部电影来做结尾。
季怀之就坐在林止渊身边,看着她电脑里琳琅满目的大电影小电影,有些封面和片名让人一看就很害羞,但是林止渊没有表现出什么,她当然也要假装看不到。
“你会不好意思吗?”林止渊还在专心地挑着片子,鼠标在几个封面之间来回游移。
季怀之看了一眼鼠标停住的地方,那裸色封面让她不自在地移开了双眼说:“就普通人来说,确实会不好意思,尤其是和别人一起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