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象牙塔没有秋天

时间:2022-09-04 20:43:42  作者:咸鱼不吃菜
TAG:


秋天代表爱、别离和死亡。
季怀之:“我们现在这样,算什么关系?”
林止渊:“过客。”
如果时间能回溯,林止渊会选择,不要走进警局,不要遇见季怀之,也不要爱上她。
如果时间能回溯,季怀之会选择,不要去回应她的吻,她可以遇见林止渊,也可以爱上她,但绝对,不要再去坦承和回应。
如果如果有如果,她们的人生,这个世界,也不至于满是窟窿。
我们都设想过未来的样子,也都经历了,未来不如心中所想的样子,但是她们都清清楚楚地知晓,自己的未来会朝什么样的方式前进。
她们的相遇是幸运,也是不幸。
幸运在,她们将人生中的第一次心动献给了对方。
不幸的是,她们互相都摧毁了对方。
“我想让人们在看过如此荒诞的故事后,在置喙故事的戏剧性时,突然发现,它们其实都是真实的。”
咸鱼警察X颓废大作家
小短篇,全文存稿日更到完结,如遇锁章请移步WB搜“锁章”。
看了会不开心,还请斟酌。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怀之,林止渊 ┃ 配角: ┃ 其它:百合,悲剧
一句话简介:秋天是最好的季节
立意:待补充


第1章
远处天边的乌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来袭,轰隆的雷声像一条远古巨龙为此情此景发出的悲鸣,不远处的大树因为风的涌动而越发骚乱,季节使它身上的羽叶发黄枯萎,一阵狂风袭来,脆弱的叶柄再无法抵挡风的威力,被迫脱离原生大树,往地上、朝空中、向远处飘去……
葬礼接近尾声,人们稀稀落落往来时的路回去,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女人,站在灰黑色的墓碑前,兴许是在发呆,兴许是在感慨,也兴许,是在回忆她和她的过往。
“林小姐,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来报警了。”
“我知道。”
“那你也知道,我们之前调查过,结果显示,根本就没有人跟踪你。”
“我知道。”
“那你这一次来是因为什么?”
“我受到了威胁。”
面前的警察有些怨气地将手里的笔重重地拍在桌面上,瘫坐在椅子上,他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皮,似乎又觉得自己不该将厌烦表现得那么明显,随即又端正了身子,一脸严肃问:“什么威胁?”
来报警的林止渊缓缓站起身,身下的椅子被她的小腿肚顶得后移,发出尖锐刺耳的摩擦声,而她就像是听不见一样,伸手解开了身上的大衣束腰,趁负责警官还来不及阻止,干脆利落地敞开了大衣,只见她里面穿着居家服,很普通的白T和茶色长裤,上头染满了斑驳的红色。
负责警官一见,惊得站起身子,只不过是上手前想起了自己不该那么越界,便将停在半空的手收回,问:“你受伤了?”
“没有,是颜料。”林止渊重新将大衣穿上,这一次她不再束腰,不过是将大衣随意敞着,让对面的警察看得见内里的红色。
警察一听,这才坐下,重新捡起记录的笔,准备认真记录接下来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
角落里站了一个人正在听那两人说话,她扎着低马尾,些微天然卷的头发贴着后脖子,略显毛躁的发丝蹭得她有些发痒,她伸手拨了一下,右手握着的罐装咖啡在她仰头喝了一大口后,减轻了些许重量。
就这样饶有兴致地呆在角落里,听完了整个过程,季怀之将手里的空罐子扔进垃圾桶,发出“哐啷”一声,引起了那两人的注意,无视她们,她看了一眼时间,正好下班。
当时的季怀之并不知道,她们接下来,还会再见面。
隔天一早,队长汪觉把她叫进办公室,扔给她一个文件夹,说:“接下来你将会以她助理的身份住进她家,二十四小时保护她,直到抓获犯人。”
她拿起文件夹,看了一眼里面的资料,照片是昨晚上来报警的那个女人,是个著名的作家,来警局报警三次,经过其他同事的侦查,并没有查获嫌疑人的痕迹。
她知道,也听其他前辈碎嘴时说过,这个叫林止渊的女人,很有可能患有被害妄想症,是个精神病患者。
“既然经过调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为什么还需要我去保护她?”季怀之不满,但是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用单纯询问的语气。
虽然这样不会改变任何结果。
“因为我们的存在是为了保护人民群众,而不是只坐在办公室里盯着电脑写报告。”汪觉很不给脸,他的声音很大声,办公室的门也没关,外头的人都能听见。
季怀之把文件夹扔回汪觉桌上,在对方狠瞪她的眼神中转身就走,临走前还顺手给他表演了一个摔门。
那个坐在办公室里盯着电脑写报告的人是她,让她这么做的人就是汪觉他自己,为什么现在还能理直气壮地用这件事来嘲讽她?
季怀之嫌麻烦,原本安安分分准点上下班,现在要二十四小时保护别人,这就意味着她没有休息时间,她的时间必须都用来保护一个陌生女人。
但这份差事有弊也有利,好处就是她不用每天见那群不待见她的同事们,所以比起呆在警局,她更希望远离警局,确切来说,是远离警察这份工作。
她并不喜欢当警察,对警察这份工作也没有荣誉感和使命感,她只是被家里逼迫着要来当警察而已,她知道警局里那些人都是怎么说她的。
走后门的关系户。
就这样想着,季怀之两手空空站在了林止渊的房子前,这个住宅区算不上高档,甚至有点偏,去市中心不方便,唯一的好处,就只剩下安静了。
她习惯性观察四周围的环境,在地皮寸金寸土的时代,一栋盖在地上的房子,价格必然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比起这类型的地上屋,普通人的首选通常都会是高楼筑起的公寓,毕竟相同的一块地皮从能住一家人变成能住几百户家人,价格当然也会更实惠些。
不过林止渊这栋房子是继承来的,所以不能以常理来论之。
十几年前的房价,断然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疯涨。
这一带住宅区都是这样的房子,房子前面有院子和车库,邻居们的院子里都打理得很干净,也大多种了一些花花草草,有些能看见种了草莓和小番茄,看起来普普通通,实际上都是些资产富裕的家庭。
对比一下其他人的房,作家院子里的草都长到她膝盖那么高了,都能藏人了,一看就是从来没打理过,就连通往大门的石板路也都长满了草,都快看不见道了。
和左右两边的房子比起来,这一栋,简直是拉垮,要是有个什么小区评级比赛,这栋房子绝对会成为拉低小区分数的害群之马。
不过转念一想,这倒也是个能隐藏身份的好地方,毕竟谁也不会想到,当红著名大作家的住宅,是一栋外观看起来很像废弃屋的房子。
动手按了门铃,没过多久,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开了门,她穿着宽松的白T和茶色的长裤,脸上带着一副细框眼镜,不知道是不是阳光的缘故,她的皮肤很白,一看就是不经常嗮太阳的人。
只见她手动抬了抬眼镜,用看起来有些疑惑的表情问:“谁?”
季怀之只是严肃着一张脸,说:“你的新助理。”
林止渊马上就意会过来了,警局那里早些时候有打过电话,说会派一个女警伪装成她的助理来保护调查。
她换上室外拖,鞋都没穿好就着急从玄关里出来,短短几步路好几个踉跄差点摔倒,看得季怀之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抱歉啊,刚睡醒有些不利索。”林止渊微笑着帮她开了门,把人引了进去,边关上门还边说:“这是电动门,本来也不需要我亲自来开,动动手指的事情,不过她这两天坏了,还没找人来修……”
季怀之看着她关门的动作,并不是很在意电动门的事情,“接下来打扰了。”
林止渊回身,瞥了一眼对方两手空空,她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眼前这位顾名思义来保护她的女警。
个头很高,比她高一个头,穿着浅蓝色的衬衫和修身的黑色牛仔裤,黑色显得她的腿更长了,衬衫前头的下摆塞进裤腰里,后边下摆被风吹得晃荡,她瞥了一眼裤腰,什么都没有。
“带武器了吗?”
季怀之摇摇头,说:“没带,赤手空拳。”
林止渊想了一下,了然地点点头,看来那帮警察还是不相信自己。
见对方两只手只带了空气,她又止不住皱起了眉头,说:“那你要来我家住,至少得带衣服吧?我不习惯别人穿我衣服。”
看了一眼手表,季怀之低声道:“现在不方便回去,得等两个小时后。”
对方没让她进屋,季怀之也只是呆呆地立在原地,也不暗示或催促。
“那好吧!既然是来保护我的,我好像应该要跟你跑一趟。”林止渊后知后觉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门口聊了老半天,这才侧过身子,“进来吧!”
获得允许,季怀之便点点头走了进去,在玄关处脱了鞋换上室内拖,在林止渊简单地介绍下参观了整间房子,了解了整体格局。
“这房子……是我的,也不算我的,侥幸继承了而已。”林止渊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特别的情绪,就像是在陈述一件别人的事情。
季怀之没说什么,她过来之前简单看过对方的资料,对于她如何继承这栋房子这件事,心里有底。
林止渊这才想起,她还没自我介绍过,便非常突兀地对着背影说了一句:“你好,我叫林止渊。”
季怀之拿出证件,回答一句:“你好,我叫季怀之。”
房子里有一间小小的画室,林止渊偶尔就喜欢待在里面画点东西,画得不怎么样,和小学生的涂鸦比起来强不了多少,不过是兴趣爱好。
季怀之虽然并不喜欢警察这份工作,但她还是老老实实装模作样地指着地上的颜料桶说:“犯人使用的红色颜料是从你画室里拿的吧?”
“这我知道。”
看着眼前这个因为自己的回答而显得有些窘迫的女警察,林止渊不自觉就笑弯了双眼,说:“犯人能自由进入我的屋里还不被发现,这才是我担心的。”
“就像鬼魂一样,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
“那你为什么不搬走?”
以她的财力,再买十栋房都没问题。
“因为比起逃避,我更喜欢解决问题根源。”林止渊歪了下头,转身走进了厨房,“而且我喜欢这里。”
她倒了杯水,递给随后跟过来的季怀之,说:“我也希望你来,是来帮我解决问题的。”
“你喜欢这里?”季怀之没有把话说得太明白。
因为她知道,她能听懂。
“喜欢啊,这里有回忆、有目标,为什么不喜欢?”林止渊斜靠在桌台边上,指着落地窗的方向说:“况且……这栋房子看出去的风景是整个小区里最好的。”
季怀之接过水,转身靠在厨房的墙壁上,她的视线随着对方的举动瞥了一眼落地窗的方向,却只能看见院子里膝盖高的杂草。
也许对某些人来说,杂草也能是最好的风景。


第2章
季怀之看着她,才发现她今天的形象,除了干净的衣物,和昨天的整体形象如出一辙,她素颜、披头散发、穿着简单,还是那件熟悉的白T和茶色长裤,一模一样,是会让人误以为她不换衣服的程度。
但是一模一样的装扮,换作今天就是干净了不少的程度,或许是昨天前往警局太过匆忙,以至于有些狼狈。
她脱口而出问了一句:“你昨天也穿这套衣服。”
林止渊有些疑惑地发出一声“嗯”,随即低头看自己,这才说:“买五件有打折还免邮。”
“那也不用买一模一样的吧?”季怀之不理解,实在不理解,她也是会看折扣图免邮的人,但是要她买五件一模一样的衣服裤子,她办不到。
要这样的话,她还不如不买,或者干脆点付个邮费,这不会要了她的命。
结果林止渊却回答:“其他颜色不喜欢。”
季怀之点点头,喝了一大口水。
其实就算林止渊买上一百件一样的衣服,只为了买一百件能多送一件,那也不关她的事,她没必要对此评头论足,她还没有到该做这件事的年纪。
唠唠叨叨不是二十五岁的她该干的事。
原本还当林止渊在家这副打扮是以舒服为主,但是最让季怀之没想到的是,林止渊就连出门也是这么打扮的,倒不如说是她根本就没打扮,在她说要回家时只拿了自己的手机钱包就跟她出门了,不过她还是披了一件大衣,大衣的作用只为保暖不为美观。
现在是初秋,夏天残余的暑气只在其他城市逗留,在这座北方城市里,天气早已变凉了许多。
林止渊怕冷。
抵达自家门口,季怀之嘱咐一句让林止渊乖乖等在车上便把车门锁好,径自走进了自家大门。
林止渊坐在车内百无聊赖地看着对方消失在门后的背影,仔细打量起了这栋房子,比自己家大了不少,看得出来房子经过设计师的手,整体看起来简洁又美观,季怀之家里看起来应该还算得上富裕。
不过从她的穿着上来看,家庭的富裕和她个人是不挂钩的,网络上随便买的小众品牌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完完全全体现出了作为一件衣服该有的作用,除了蔽体,就是保暖。
当然,因为身材高挑,所以就算是没什么设计感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能衬得好看。
当季怀之拖着一个行李箱,脸色不太好看地从屋里走出来时,她一眼就看见了靠在车身上抽烟的人,因为刚刚的冲突而变得糟糕的心情,让她不由自主地就将怒气转移到了对方身上。
“你为什么跑出来?要是那个对你不怀好意的人趁这个机会把你害了要怎么办?”
面对对方的指责,林止渊并没有生气,反倒是有些委屈说道:“我感觉有些闷,出来透透气。”
见对方表情失落,季怀之叹了口气,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打开了后车厢把行李放进去。
林止渊的烟只抽了一半,季怀之便陪她靠在车身上等她抽完。
林止渊抽的是女士烟,细细长长地,雾黑色的烟纸卷着烟草在零碎的火星中燃烧,缭绕的烟雾从她嘴里吐出,被风轻轻一吹,带来了淡淡的薄荷香味。
她不自觉深吸了一鼻子,只觉得好闻。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林止渊很适合抽烟,光看这个画面,她觉得从对方身上流露出了一种颓废美,这个时候从侧面观察她的五官,她觉得对方长得不算出众,算不上大美女,五官不是特别深邃的类型,可是眉形细细长长地,在她脸上正合适,双眼皮不太明显几近内双,却能让她像是画了眼线一般,瞳孔的颜色很浅,被阳光一照看起来就像戴了浅色美瞳一样,鼻子和嘴巴的比例恰到好处,整张脸长得很耐看很舒服,一点都不会审美疲劳。
“季警官,你看好了吗?”林止渊见烟燃到了滤嘴处,她伸出两根手指捻熄了剩余的火星,将烟嘴用纸巾包起来,放回了口袋里。
季怀之被对方这个举动惊呆了,她愣在原地,好奇心驱使她不自觉地就抓起了对方的手,掌心朝上,看了一会儿,只问了一句:“不烫吗?”
林止渊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说:“不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