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穿越后我标记了女帝

时间:2022-09-04 20:40:21  作者:闲亭笔落
TAG:

 一朝穿越,沈寒不仅成为了abo世界的一名顶级alpha,还觉醒了火元素异能。来自地球的姬仔原地惶恐,颈后好像有些不对劲,嗅觉也敏锐得让人紧张!
好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还有个迷路的小姐姐,稳住别慌,咱不懂就问!
顾君婉,顶级omega,自由联邦女帝,被妹妹设计追杀落难森林已经够惨了,偏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一名身份可疑的傻A..
顾:你再上前一步,我定杀你!
沈(露齿一笑):我真的没有恶意,萍水相逢,正经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顾君婉感知着对方笼罩而来的信息素,面色绯红,娇躯轻颤,身体的本能欲求,让她根本无法抵抗对方的靠近。
望着星眸潋滟、身娇体软的顾君婉,沈寒浑身气血翻涌不息,獠牙渐露,像是旷野里饥饿半生的狼。
......
顾O:你去死!
沈A: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之后,沈寒一路护送顾君婉逃出丛林,重返帝都,夺回政权。
两人携手,杀出一个朗朗乾坤!
撩人而不自知的忠犬alpha X 冷艳傲娇又果决的女君omega
全新启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个故事。
PS:女A没有挂件。
有个围脖:闲亭落笔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寒,顾君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为你,所向披靡!
立意:心向光明,无问东西
vip强推奖章
一朝穿越,沈寒不仅成为了一名顶级alpha,还觉醒了火元素异能。在这个陌生之界,她寻着气息找到了独属于自己的那束璀璨之光。顾君婉,顶级omega,自由联邦女帝,在人生最为艰难的时候,遇见了自己的“傻A”。而后,两人携手重返帝都,夺回政权,杀出一个朗朗乾坤!这是一个有关于爱情与权谋的精彩故事。女帝贵为一国主宰,向来沉着冷静,杀伐果决,但饶是这么一个天选之人,也会发自内心渴望被温暖、被偏爱。她与孤独穿越到异世界的沈寒相遇相知相爱,既是强强联手,也是一种彼此之间的双向救赎。感情的细腻与奇妙大抵如此,有些人,一眼便是万年。


第1章 冷艳女子
惊雷划破长空。
沈寒从一片混沌中惊醒过来。
少女捂着胸口,急促地喘息着,当她感知到自己生命体征依旧存在之时,下意识的就翻转掌面,去取自己腰侧的枪。
腰间空空如也。
不仅如此,之前自己那已然濒临崩碎的身体,也有了极大的变化。
沈寒垂下眼睫,仔细打量着自己现在的状态。
一双黑白分明的眸,渐渐浮上不可思议的古怪。
身上没有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双掌也不再泅着怎么也抹不去的鲜血。
“我这是重生了?还是穿越了?”
沈寒适应能力很快,在确认自己眼前所见都不是幻觉后,立即就从斜倚的姿势站了起来,还原地蹦跶了两下。
“感知力变得更强了,身体各项机能也都有所提高!”
“看来老天还挺眷顾我哈,这是给我重塑了一具躯体,让我可以痛快的复仇么?”
少女的声音带着阵阵劫后余生的喜悦,在空无一人的密林中传荡开来。
倏然,一丛赤色火焰自少女白皙的掌面升腾而起,将她吓得头皮都险些炸飞。
“我去!”沈寒立即握紧拳面,利用切断空气的法子灭去自己掌心的自燃。
但很快,她便发现情况再度超脱了自己的认知。
当她再度摊开掌面之时,赤色火焰并没有消失!
小小的火丛轻轻摇曳着,像是一颗落入掌间的荔枝。
“这是什么玩意儿?这里该不会是存在高武修士的修真大陆吧!”
沈寒一边甩着掌面,一边环顾着没有任何现代气息的四周。
就在这时,她突然嗅到了一缕极淡的幽香。
那香气若有似无,有些像是迎着寒冬傲然绽放的冷梅,清逸幽雅、别具神韵。
沈寒当即精神为之一振!
她不知道自己所嗅到的香气究竟源自何处。
但她冥冥之中有着预感,只要自己顺着那幽香的方位去找,就能找到答案。
一想到自己即将见到这个陌生世界的第一人,她的心跳就止不住得开始加快。
沈寒十分灵活地掠出,清幽的梅香不断钻入鼻间,引导她行进方向的同时,也引得她浑身气血不断为之翻滚。
穿越之后身体所出现的变化,让她每一寸肌肉都畜满了力量。
沈寒奔掠在遍布荆棘的密林间,如同一头矫健的狼。
……
顾君婉眼下的状况很是不好。
数日高强度的逃亡,令她身体已然极度疲惫。
每前行一步,纤细的小腿都会传来不堪重负的轻颤。
但相较于体能上的吃力,身体另一些方面所出现的不适,才更令她紧张。
顾君婉是这个星球上自由联邦的女帝,也是一名顶级的Omega。
自由联邦建立的初衷,便是为了打破a尊o卑的格局,创建一片秩序井然、所有人都能得到尊重与安居乐业的家园。
这一点,顾家一直都做得不错,传承到顾君婉这里,自由联邦已是历经了三代女帝。
然而,就在前不久,她却遭到了亲信之人的背叛。
借助着优于常人的分析能力,她于重围之中脱困而出,又被追兵逼进这片位于联邦边境的密林。
最困扰的是,她的发热期好像快要提前到来了。
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顾君婉顿住脚步,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平石坐下,毫不犹豫地从背包中取出阻隔贴。
侧头挽起自己垂于脖间的乌发,将阻隔贴轻轻按在了自己颈后。
背包是她临时抢出来的,里边装着零散的食物,以及少量质量不错的药贴与纱布。
即便是在杳无人烟的林间,Omega信息素的暴露仍是危险且致命的。
更何况,顾君婉还是顶级的Omega,而她的身后还有着追兵。
稍微的缓歇,令这位落魄的女帝得以恢复些许体力。
她揉了揉因受伤而红肿的脚踝,开始在脑海中复盘这场变故最初出现时的情形。
而也就在这时,沈寒带着一身翻滚的热雾,从林间蹿出,稳稳跃到了顾君婉三米开外的草地间。
整片天地开始在这一刻变得宁静。
原本流动的空气,也似乎阻滞了起来。
顾君婉缓缓站起身,她望着眼前那突然出现的陌生alha,金色的眸间泛着一层森冷的杀意。
沈寒的心中却十分高兴。
她眨巴眨巴黑白分明的眼睛,打量着不远处那漂亮得让人惊艳的年轻女子,心脏‘砰砰’撞击着胸口。
讲道理,这是她从有记忆以来所见到过的最美丽的女子。
别说她在穿越之前就是个姬崽,就算是个直得发脆的直女,也不可能保持平静。
那拥有着金色凤眸的年轻女子,腰肢纤细,双腿修长,微微卷曲的乌发披散在肩头,带出几分令人迷醉的慵懒。
女子的肌肤比月光还更加皎白,五官精致得像是一件艺术品,在其清冷气质的映衬下,极为冷艳。
沈寒嗅着空气中的幽幽梅香,冲着不远处的年轻女子露出一记十分职业的微笑:“你好,请问你是来露营的?还是就住在这附近?”
这一波主动的招呼,沈寒觉得自己行为得体,没有任何毛病。
只要对方能够开口回答,自己便能通过她的话语获得许多信息。
万没料到,那冷艳美人连一个多余的目光也没再分给她,挎上背包,转身就走。
沈寒:“???”难道是我打招呼的方式不对?
若是换作穿越之前,遇到这种情况,她定然不会再腆着脸追上去。
但眼下不行啊,她在林中奔掠半晌,也就只瞧见冷艳女子这一个人。
别的不多说,至少先得搞清楚这个世界的大致情况吧。
沈寒十分轻松地追上前去,跑在冷艳女子侧旁一米之距。
“你不用怕,我不是什么坏人,我是因为迷了路才来到这里的。”
“我看你身体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你快别再跑了,坐下来咱们聊聊?”
尽管沈寒已将自己的嗓音控制得十分温和。
但落入顾君婉耳中,却仍如地狱魔音一般让她心绪不宁。
她的身体确实很不舒服,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糟糕。
但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停下,更不能被那个充满危险的alha抓住!
那个alha身手敏捷而矫健。
那些自己无法跨越的荆棘,无法绕过的淤泥潭,好似通通对她产生不了丝毫阻碍。
对于常与军中战士打交道的顾君婉来说,不必借助别的特征便能推断。
对方是个顶级的alha!
而这对自己而言,无异于一个噩耗。
眼瞧着那个冷艳女子脚底已是开始踉跄,沈寒心里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让对方放下些戒备。
思索再三,她才开口:“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冷梅的幽香啊?”
“说也奇怪哈,这大热天的,怎么还有梅香呢。”
说到这时,沈寒顿了顿,抛出了自己真正想套的一句近乎。
“那香味该不会是你身上的吧。”
听到这话,顾君婉脚踝一崴,纤细的小腿也在这时发出清脆的‘咯吱’声响。
她的呼吸不受控制的变得紊乱,身体失衡,朝前跌出。
冷艳女子突然受伤跌倒,令得沈寒眼瞳直缩。
以至于,她接下来的那句‘你香水买的是什么牌子’都没有机会说出口。
她如猎豹一般斜蹿而出,以巧劲稳稳托住了冷艳女子的胳膊。
落入掌中的手臂很是纤细,重量也很轻。
沈寒觉得,自己似乎只要稍一用力,就能将其折断了去。
‘所以说,身体羸弱就不该在丛林里这样乱跑嘛。’
‘不过,对方身上的冷梅香气,真的很好闻!’
不等沈寒的思维继续转动。
刚刚稳住身形的冷艳女子却突然挣脱着侧过身来,纤臂横扫间,一抹冷芒直直掠过眼间。
沈寒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能够看得这么清楚,对方刺向自己的是一柄小型手术刀。
自己在穿越后的五感六识,好似都增强了数倍!
来不及多想,她快速错开对方这足以致命的一袭。
扣住那细弱柔嫩的手腕,将小型手术刀夺入自己手中。
“我说,你也不至于这样吧?”
“过失伤人,你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顾君婉手腕被钳制,身体被迫与对方靠近。
一股清冽的雪松气息钻入她鼻息,顺着急速涌动的血液,流淌进四肢百骸。
那气息像是缭绕的云雾,拨弄着顾君婉最为柔软的心房。
空气突然间变得稀薄且灼热。
她站在原地,摇摇欲坠。
沈寒原本还想吓唬对方两句,但眼瞧着身前那冷艳女子状态不太对劲,便赶忙收了声。
将对方扶着坐下,沈寒又抬手去按压冷艳女子的人中。
指腹划过对方莹白的面颊,所触之处,开出一片红晕之花。
“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啊?”
“背包里有药品吗?”
“要不我替你打个电话吧,让你家人或是朋友来接你。”
“……”
后边那名alha还说了些什么,顾君婉已是记不太清了。
疲惫感如同海潮一般将她彻底席卷,她感觉自己就像是浩瀚海浪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着覆灭的可能。
她咬破舌尖,强行想让自己保持清醒。
但那朝着自己包裹而来的雪松气息,却令她心神为之松缓,昏昏欲睡。
巨大的危险以及依赖,同时大口吞噬着这位女帝Omega的神智。
她微微阖眼,倒在那铺天盖地的温暖雪松之中,沉沉睡去。


第2章 奇怪的‘伤口’
时值傍晚,天色愈发阴霾。
闷热湿濡的空气中,馥郁的冷梅与清冽的雪松交缠在一处,碰撞出醉人的灼热。
“糟了,待会说不定会下雨,得赶紧找个合适的落脚处才行。”
沈寒微微躬身,将晕倒在自己怀中的女子背起,又俯身捡起对上跌落的背包,朝着最近的一处山体跑去。
即便是背着一人,高低不平的原始林地也无法对她造成丝毫困阻。
顶级alha所特有的强健体魄,令沈寒在荒野密林中如履平地。
当然,她也并非是完全不受影响。
就比如现在,她觉得自己心脏的跳动与血液的流速都有些不太正常。
身后源源不断飘掠而来的冷梅幽香,如‘毒雾’一般侵袭着她。
让她心跳变得极不规律,让她浑身血液为之沸腾。
沈寒起初还以为,是这个世界的某种磁场在影响着自己这个穿越者。
多加适应适应,这样的状况应该会有所改善。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异样感觉非但没有减缓,反而还增加了。
隔着两层衣物,沈寒也能十分清晰的感觉到,身后那冷艳女子娇躯的柔软。
女子的下巴轻抵着自己的肩胛,而她的鼻息则缓缓喷洒在自己颈间。
某一瞬间,沈寒觉得自己并不是在背着个陌生女子赶路。
而像是一名瘾君子背着一颗罂粟。
她想要将对方吸食入腹!
察觉到自己竟然生出这样的念头后,沈寒都快要哭了。
自己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姬崽,但绝对不是猥琐的变态啊!
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
该不会是在穿越之时,被强行绑定了什么奇怪的系统吧!
怀揣着深切的反思以及自我怀疑。
沈寒终于赶在夜雨落下之前,找到了一个贫瘠的山洞。
山洞不大,但容纳两人在其内遮风避雨,还是绰绰有余的。
将背上女子小心翼翼地平放在地面,沈寒连个喘息也没有,又快速离开了山洞。
再回来时,带着一堆折好的枯枝,以及两只处理好毛发及内脏的山鸡。
在溪水边宰鸡的时候,沈寒掬着水让自己也冷静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大概已经跟这个世界的磁场和解了。
万没料到,一踏入山洞,那种躁动且灼热的感觉瞬间又打回了身上。
沈寒连烹饪烤鸡的心情都没了。
将火堆生好,她直接挪去了冷艳女子身侧。
蒙蒙火光中,侧躺于地面的女子睡得并不安稳。
她的躯体蜷缩着,散落的乌发遮挡住了大半张面颊。
而这样一来,那轻抿的红唇以及紧蹙的黛眉便显得尤为抢眼。
像是两处漆黑夜空里的信号塔,有着一种别样的美感。
鬼使神差的,沈寒伸手轻轻拨开了冷艳女子颊边的碎发,将它们归拢至对方耳后。
修长的指骨划过女子莹白的肌肤,带起一阵细碎的酥痒。
无形的电流透过沈寒指腹,传导在顾君婉敏感而薄弱的耳根,让她从昏沉中恢复出一丝清醒。
美目缓缓张启,金色眼瞳中倒映出的是一张凑近的陌生面容。
那面容的主人看起来十七岁左右,肌肤白净,鼻梁高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很是清澄,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
唯独那斜飞入鬓的长眉,似乎蕴藏着某种危险的冷傲,给少女整体温和秀气的五官增添出一抹英气。
雪松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山洞,囚禁着顾君婉的身体以及神思,让她无处闪避。
瞧见那冷艳女子醒来,沈寒赶忙收回手掌。
转瞬之间,温和的面容上便带上了几分严肃。
她说:“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很危险?”
顾君婉撑着地面坐直了身子,与眼前的alha拉开些许距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