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十字糖罐藏颗星

时间:2022-09-04 20:43:08  作者:傾辞楠樱w
TAG:


【年下 救赎 】        {互攻}
深情且渣 自卑且自信【秦安沛】
+
清醒洒脱 善良坦荡【章洋】
在外人看来,秦安沛有颜有钱有身材,双商在线,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可盐可甜,可以是男人喜欢的所有样子。
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有“亿”点渣。
她身边从不缺追求者,多么盛大的表白仪式她都见过,但大半追求者都被她的人设劝退,还有一半嘛……供给她尝鲜。
她的生活中似乎没什么缺口,但谁人能知,她一直在等一个人,一个人在十字路口等了十多年……
在许多男性口中,章洋不会照顾人,不能设身处地为人考虑,除了貌美多金一无是处,贤良淑德更是一点都沾不上边。
但她在女性口中,却截然相反。又酷又飒,经济独立,不依靠任何人,自由随性,真诚明亮,坦荡无畏,得失随缘,清醒识趣,自信大方,是每个女孩子想成为的人,亦是某个人的遥不可及的梦。
——————
隐藏菜单如下,以便看官更好食用:
女性自古以来便被称作视为弱者,不论是对男性经济上的依靠,还是体力上的先天劣势,人们总以“柔弱”“矫情”来形容女性。
但是,体质的缺陷不足以击败女性,她们中总不乏坚韧之人,以强而有力的内心,击垮所谓的男子汉。
【谨以此书赠予所有女性,愿所有女孩子都能自信,独立,善良,坚韧,勇敢做自己】
内容标签: 年下 边缘恋歌 种田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安沛*章洋 ┃ 配角:章瑜 ┃ 其它:秦母
一句话简介:她是她的小电流,她是她的小星星
立意:每个女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小星星


第1章 斥恶之语
梧桐荫下,缕缕光斑钻进伶仃树叶间的缝隙,斑斑点点,撒在一位男孩儿和女孩儿身上。
定睛一看,那女孩儿一袭复古吊带红裙下,腰身纤细,细腿修长,尽显骨感。从外貌上丝毫看不出她的真实年纪,虽看起来成熟,但她其实才十六,还未成年。
“瑜宝宝,那边有个电影院,姐姐带你进去?”
秦安沛刻意撩了下头发,将她那完美的下颚线展现得淋漓尽致,让她身旁的人无可挑剔,尤其是她的眸,灵动柔媚,哪个男人看了都得迷糊。
“沛姐,你今天真美。”
章瑜不自觉吞了吞口水,未发育完全的喉结在颈间滚动,视线就像长在了秦安沛身上,根本挪不开。
今天后者化了浓妆,唇色趋于暗红,笑时气场全开,不笑高贵冷艳,给人莫名的疏远之感。
秦安沛本来有意调戏她的小男友,听见那句夸赞,笑容凝固在脸上,眼神直转淡漠。
随即踮起脚,捏着章瑜的下巴,坏笑着勾起嘴角,狠狠地甩开他的脸:“弟弟,你走吧,找个适合你的好女孩,别耽误了我。”
章瑜耷拉着头,沉默许久,才慢慢抬起头,盯着她的眼睛,竟只问了个“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跟他们都一样,一样令人作呕。”
叶从树上飘飘洒洒缓缓下坠,与风共鸣,悠然落地。
风不经意吹起了叶,也吹起她的回忆……
她人生中第一次穿裙子,是在某个蝉鸣不止的盛夏。夏日炎炎,那年她十四,和所有女孩一样,喜欢裙子,喜欢粉红色。
那天她身着粉嫩的短裙和小吊带,那是她攒了好久才买来的裙子。第一次走上街,紧张忐忑间,不由心生激动。
那时的她与现在不同,她戴着笨重的黑框眼镜,无论是泛黄的皮肤,还是额头爆起的青春痘,无不让她的颜值疯狂减分。
当时她也没这般瘦,双下巴,手臂上的拜拜肉,小肚腩和大粗腿,这些她正好都有。
就是这样一个不完美的女孩儿,怀揣着试探与不安,出现在大街上。
一路走来,都埋头走路,她始终不敢仰起头。
直到她的视线之下,出现一双纯白运动鞋,与此同时,耳畔传来一个女声,紧接着下巴被人抬起:“小妹妹,把头抬起来。女孩子就应该自信点,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别怕,相信我,抬起头吧!”
“姐……姐姐?!”
秦安沛循着声源望去,仰头便见高高瘦瘦的小姐姐站在自己面前。一套随意的休闲套装,依旧掩盖不住她的自信和万丈光芒。
眼前的人皮肤白皙,气质非凡,五官精致,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纯素颜的她,扎着慵懒低丸子头,从骨子里散发着与世无争的清冷淡泊,竟独有一番风味,恰像极了淤泥中的一朵圣洁的白莲。
她逆着光,轮廓被镶上晚霞。
秦安沛眼神闪躲,飘忽不定,眼前的人比太阳更耀眼,以至于她无法直视她。
来人身上散发着她未曾拥有的自信。
在这个年代,能这样无所顾忌的人,一定是位拥有显赫身世和美满家庭,集千娇百宠于一身的富家千金吧。秦安沛心中暗叹,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她无意间瞥见眼前人手腕上歪歪扭扭的编制手链,一眼就认出了那人。
她皱起眉头,欲言又止,终于鼓起勇气,低声呢喃:“章洋姐姐……”
“嗯?你说什么?”
秦安沛声音放的很轻,章洋没有听清,便问道。
“没……没什么……”
“那些施暴者大都没什么本事,就喜欢淡吃饺子咸操心。你要记住,我们生而为人,本就无法事事顺心,遇见的也不见得全是美好,但至少别让那些浑浊改变了我们。就像戴眼镜,镜片沾了污垢,眼睛看到的是被放大千百倍的浑浊。其实你需要做的,是摘下眼镜,微笑着走自己的路。希望下次见到你时,你可以大大方方把头抬起。再见了。”
那位小姐姐离开后,她看见一堆男生站在店门前,指着她窃窃私语。
她慌忙低下头,像做错了什么,心里默默道歉,恨不得把头藏进地底,永远不被人发现。
她隐隐约约听见了他们聊天的内容,话说得很难听,都是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还有指指点点:
“看她胖得跟个猪一样,连人样都没还穿什么短裙?”
“现在真是什么人都敢穿短裙,真的ex到我了!”
“这年头这样式儿的都敢这样出门了?自信过头了吧?”
……
同时,她也听到周围很多人替她辩解,甚至有几位小姐姐直接冲上去和他们互怼。
但这些更让秦安沛内疚了。要是她再高一点,再瘦一点,再漂亮一点,是不是就不会让那些小姐姐无缘无故受骂了?
现实往往就是这样,一锅美味佳肴中有一种食材放多了全毁,千万次温柔正义因几句侮辱诽谤全非。
有的人“永远”不会错,尽管他们眼中全是错。不断嘲笑讥讽别人的错误时,他们那种高高在上的满足感如幻境之火,燃至彼岸山河,永不熄灭,就连天都难以将其掩盖。
她该怎样划开胸膛,将赤城到燃旺的心掏出捧在手上,给他们看。
她不是不好,只是观者的心是黑的。观者灵魂献祭,清明玷污,目光所及,腐烂入骨,试图镌刻深渊,埋葬余辉。
“当我开始奔跑,那些不堪入耳的话,都被风声代替,我也会远离那些恶心的人,愈行愈远。”
从听到那些恶心的话开始,她就下定决心开始奔跑。让标签随风散去,扼住抵在她胸口上闷声不响的枪,将其撕碎,葬入腐烂泥土。
回归现实,替她遮挡烈日的树生得高大,和其上绿叶相衬的,便是树下的一抹艳红。
秦安沛提起裙摆,手捂着胸口,俯下身,捡起地上枯落的叶子。冷笑一声,扔进垃圾箱,踩着高跟鞋转身,再也没回头。
白衬衫与绿叶无力相映,略显苍白。
少年站在树下,呆呆傻傻,视线停留在她离开的背影上,无语凝噎。
人影渐行渐远,直到与天边的黄昏晕成一片,化作一首歌,飘向远方,他才仰起头闭上眼,长舒一口气:“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小心翼翼地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却连二次思索的机会都不给我……明明……我和他们……不一样的啊……”
……
秦安沛走近房门,从包里挪开口红和小镜子,这才捞到钥匙。
她开了门,鞋子踩在破旧的木板上吱呀作响,却无不愿。有的尽是畅快与自由。
没有人的房子里,她瘫在沙发上,整个人趴着,半边脸埋进软和的抱枕,很多忘事一股脑儿地涌来,疯狂占据她的大脑。
想得太多了容易困,果真不假。没一会儿,她感觉意识散荡,眼前的事物逐渐模糊,之后便昏昏沉沉睡着了。
一阵杂乱的敲门声,惊醒了酣睡正甘的她。
秦安沛本不想理会,翻了个身,侧躺在沙发上。她将抱枕从头下抽出,压在耳朵上,继续睡觉。
谁知敲门声越来越大,恨不得把门砸破钻进来。
秦安沛眉头紧皱,心不甘情不愿地坐起,闭目歇了一会才走到门口,手触上冰凉的门把手,这才猛然惊醒。
她匆忙拿出柜子上包里的小镜子,这才惊讶地发现,刚才睡觉时,脸被压出一道道纹路,裙子也有些发褶。
她怔愣片刻,径直跑进卧室。看了眼窗外的天色,换下身上的那套衣服,将一套纯黑浴袍从衣柜里扯下,故作漫不经心,在腰身最纤细的地方系上腰带,戴了口罩和帽子,再次走到门口,慢慢悠悠开了门。
门口屹立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在见到秦安沛的一瞬间,脸周围不明显的皱纹如团团浮云凝聚,霎时清晰可见。
秦安沛没有说话,惊讶的同时也松了口气,食指勾着门把手上,不紧不慢地压低头,上眼皮半包裹着黑眼球,眼白露出三分之一,冷漠之意不言而喻。
她冷面相视,等对方开口。短短半分钟像是被无限拉长,如同延长了一个世纪。
她扯下手腕上的发带,随手束起一个高马尾,身体向靠后的脚靠了靠,其余三指搭上门把手,一言不发就要关门。
门却被人抓住了,她懒得抬头,只是听对方说,“佩佩,妈妈今天是来……”
“少在这假惺惺地恶心人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见,跟我装什么圣母玛利亚。”
秦安沛发出一声嗤笑,头未抬起,视线上移,看面前的女人的眼神充满讥讽和厌恶。
“你是我女儿,我有资格管你生活中的所有事!”
秦安沛见妇女横眉怒目,向前一步,用力一推,门从手中滑落,狠狠撞在墙上,发出“砰”的一声,像是在宣示着什么。
“我再说一遍,你——不——是——我——妈——”
“你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怎么不是你妈?!”
她还是只会用那招,一点儿都没长进。秦安沛想着,冷笑一声,面部器官松懈下来,随即紧绷:“少拿血缘那套来压我,在家中你有管过我吗?!现在这个结局,呵,您应该满意才是吧?我亲爱的,母亲大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十字糖罐藏颗星》正式和大家见面啦!
此书主要是给女孩子写的,希望每个女孩都能遇到自己的小星星~


第2章 可爱吗我装的
“我呸,生下你这么个白眼儿狼,我都替你爸丢人!”
听见女人的话,秦安沛几乎要窒息了。眼前这个只会依附于男人,靠吃软饭维持生计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她?她厌恶入骨,胃里一阵恶心,心中不由泛呕。
她直勾勾地和望着女人,想唤起人类灵魂深处的心灵感应,却发觉后者的善良,被生活和社会压榨得什么都没剩下。
为了一口饭,人类卑躬屈膝,甘愿跪在生活的胯|下,此时什么尊严正义,都比不上生存欲|望。
她们屈于人下,把眼前的苟且当作救世主,视若救赎与希望。嘴里不住感谢,小心翼翼捧起地上被踩踏过的食物,任人蹂|躏,只是安静地狼吞虎咽。他们没有原则,连地上的食物残渣都会捡起来,吃得一干二净。
但秦安沛不想。她想站起来,一脚踹倒生活,踏过他的身躯,走到对面的馒头店,从热气腾腾的蒸笼里,拿出一个白白净净还冒着热气的馒头。
她嘲讽地笑了笑,硬扯的嘴角和眼角泛起的泪光凝结,心酸又无奈。她微微偏过头,不让女人看到她眼角的泪花,硬生生憋回去后,才转过头,放出狠话:“这么多年来,你真的关心过我吗?我和妹妹的家长会,你去她的;我和妹妹看上同一个玩偶,你给她买;我消失三天,你甚至都毫无察觉……呵呵,你这个妈,不认……也罢。”
“你给我闭嘴,再怎么样都不是你忤逆父母的理由!你现在长大了,叛逆了,翅膀硬了,学会跟我顶嘴了是吧?!你既然是我生下的,我做事还需要你来管吗?!”
女人愤怒是秦安沛意料之中的,是必然事件。
一个没有骨头的人,是永远无法直立的,但却能如身边的犬类般,疯嗥乱咬。
“你又有什么资格管我?仅凭一张出生证明吗?”秦安沛有些倦了,她不知跟这个不讲理的人说这些话有什么用,便停下辩解,开门见山,直点中心,“我会离开,如果让你感到不适的话。”
当我们被一个人贴上标签,在他眼里,你的种种行为都会受其影响。你永远也无法将其撕下,就算真能,上面的胶的分子也会扩散融入你的身体,洗不掉的。
正因如此,秦安沛不想再多说什么,她已经被贴上标签了,她无法洗白。
“你这话什么意思?”
在秦安沛的注视下,女人皱起眉,迟疑地盯着前者。
秦安沛转过身,闭上眼,不再去看她:“我已经看好房子了,这儿没必要呆了,明天我就会搬过去,你别再来这儿了,就当没我这个女儿,省的大家都烦。衣食住行生活起居都无需你管,我能照顾好自己,你那廉价的母爱还是留给你那个宝贝吧,少来恶心我。”
“你……你要是敢关上这个门,我就不会再给你一分钱,绝对不会!”
“求——之——不——得——请回。秦,夫,人。”秦安沛一字一句吐出,半掩上门,留下一道缝隙,“最迟明天,我以前吃你们的穿你们的统统还给你们,所有账务,最迟明天,我以欠款的形式打过去,收了钱之后,我们就再无瓜葛。”
“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个小丫头片子能撑多久!”
秦安沛顿了几秒,随即将最后那一道缝隙合上。她听见外面的人气急败坏地跺着脚,又说了数句抱怨的话,顷刻后没了声音,心才渐渐落地。
她倚着门,蹲坐下来,闭上眼睛,静静等了三十多分钟,才再次睁开眼。
眼前的一切都虚无飘渺,所有事物都是模模糊糊,只有虚晃的形状,轮廓不显。
秦安沛紧紧闭了闭眼,再次睁开,一个虚晃的影子出现在卧室门口,随之向她伸出手。
她抬起手臂,想抓住那个影子,但没过几秒,事物在虚无中重现清晰,现实铺面而来,冲淡了幻想,那个身影也随之消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