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攻略年下美强惨

时间:2022-09-04 20:40:23  作者:顾徕一
TAG:


【只想咸鱼的野玫瑰御姐×颓丧清冷的年下美强惨】
“我那叫见色起意,不叫一见钟情。”——by桑恬
关于林雪,在她驻场跳舞的酒吧有条最著名的传言:“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人追到林雪的。”
她顶着张绝色的脸,染一头银灰的中长发还一点不中二,又美又颓,惹得一众姐妹嗷嗷尖叫着“小狼狗”为她前赴后继,她连眼皮都没抬过一下。
偏偏那天在酒吧遇到一个女人,白衬衫包臀裙,长卷发加妩媚的脸,怎么看都是那种特别撩的御姐:“追你行么?不走心那种。”
一见钟情太累,见色起意正好,反正林雪这辈子都没打算再用真面目示人。
没想到后来。
一边是传言继续:“怎么还有人想追林雪啊做梦呢吧!”
一边是林雪把女人堵在雪夜的护城河边,摸出一个钻戒盒子:“你要不要?你不要我就扔这河里。”
阅读指南:
1,只想咸鱼的重生记者×隐姓埋名的花滑明星,1v1,he;
2,关于花滑的私设如山,一切为剧情服务,三次元冰迷介意勿入;
3,文风轻松,但剧情有起伏,看到任何一章不喜欢请及时止损。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重生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桑恬,林雪 ┃ 配角:杨静思,唐诗珊,迟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野玫瑰御姐&年下美强惨
立意:不抛弃,不放弃


第1章
桑恬急吼吼赶到火锅店的时候,看到杨静思正坐在火锅店门口嗑瓜子。
杨静思一眼就在闹哄哄的人群中看到了桑恬,冲她挥手:“这边这边!”
桑恬穿着高跟鞋跑过去,白衬衫包臀裙,一头深棕色卷发,引得不少人侧目。
杨静思斜着眼睛瞟她:“你看你穿的社会精英那样儿!人模狗样的。”
“我要采访啊姐姐!采访的那些对象才是真社会精英,不穿这样谁让你进去啊?”桑恬坐过去把包一甩:“给我也抓把瓜子。”
杨静思给她抓了一大把:“你说说你,不是都停职了么?又不能写稿,还小蜜蜂一样跑什么采访。”
“什么停职!那叫保护,保护!”桑恬磕着瓜子,玫瑰红的唇釉沾在指尖上:“不能写稿也得把之前的采访跑完啊,放鸽子多不好,素材交给组里一妹妹了,希望她能好好写吧。”
“说起保护,你之前招惹的云恩那帮人怎么样了?还缠着你么?”杨静思问。
桑恬是个跑社会线的新闻记者,一次采访的机会接触到了云恩药企的高层,凭着敏锐的直觉,一下就发现这家药企有药物hui*lu的嫌疑,往下一查还真是。
当时桑恬特兴奋——往下深挖,不知是多好的新闻素材。
组里有个前辈提醒她:“小桑,这种新闻很危险。”
桑恬根本没当回事,她才二十八岁,硕士毕业真正踏入新闻行业不过三年,新闻界挺有分量的奖已经拿了四个,不知几个主任主编夸过她有天赋,人生得意前途无量,正是往上走的时候。
特英雄主义的继续查了下去。
然后,哦豁。
刚开始家门口被泼油漆的时候,桑恬还没当一回事,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云恩那高层找的混子。反正桑佳住院了,家里就桑恬一个人,也吓不着谁。
桑佳是桑恬的妈。桑恬跟妈姓是因为,桑佳挺早就跟老公离婚了,一把屎一把尿把桑恬喂养大,再不让桑恬改成跟她姓简直血亏。
桑佳半年前查出了乳腺癌,情况挺不乐观,不过桑佳是挺乐观那种老太太,住院都能刷着抖音神曲,带着全病房跳广场舞。
所以桑恬觉得自己也挺乐观挺能扛,就算后来她上班路上莫名被人泼水,点到楼下的外卖袋子里会被人丢死老鼠,办公桌上同事留的文件会莫名其妙被撕碎,她还一直笑嘻嘻的。
同事们都问她:“没事吧?” 杨静思也问她:“没事吧?”
桑恬还能笑着说:“能有什么事啊?”
直到后来。
桑恬打车去采访,发现后面始终有辆黑车跟着她。晚上回家的时,路灯突然被人打破,路上黑得跟恐怖片似的,有人把不知什么动物的血泼了桑恬一身,腥得人想呕。
不只一个前辈劝她:“别查了,这种人背后水很深,你惹不起。”
桑恬那时开始笑得有点无力了。
刚开始她只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面对这么好的新闻素材不愿两手空空颗粒无收。到后来知道怕了,却已是骑虎难下。
她已查得太多知道得太多,在这里收手,只怕对方也不会放过她,捏死她更像捏死一只蚂蚁。
桑恬只得硬着头皮坚持下去。
骚扰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月,杨静思真担心了:“要不让我爸帮着找找人?”
杨静思是桑恬的大学同学,一点不塑料的那种闺蜜,家里有点小钱长得有点小乖,没什么新闻追求那种,大三开始搞吃播,搞成了一个小网红,毕业后直接把这当成了正当职业。
面对杨静思说要帮她,桑恬笑笑:“真不用,显得我多怂似的。”
其实她那时已经真怂了,但她不能拖杨静思全家下水。
杨静思的爸生意做得还可以,但她爸妈都是北京外来人口,纯混商界,没什么背景。 然而桑恬惹上的人,背景不知有多深,要是连累杨静思全家出什么危险,她能悔得咬舌自尽。
那一个月里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桑佳的病情急转直下。
本来医生用了一种新药,说效果还可以,不知怎么突然就不行了,老太太广场舞也跳不了,每天跟张纸一样被沉沉的被子压在床上,呼吸都费力,看得桑恬的心一抽一抽的。
但她去医院看桑恬都得挑着机会,生怕把那帮人带到医院。
那时她是真的开始觉得难了,天天躲在洗手间里咬着拳头哭。
可哭有个屁用。
两周以前,桑佳还是去世了。嘴里一直说着“没事没事”的桑恬,直接两眼一黑晕倒了,去ICU里躺了两天才出来。
其实没病,就是压力过大加过劳。
杨静思是真朋友。桑佳的葬礼都是杨静思一手操办的。 桑佳家族这边人丁稀薄,跟前夫那边也早就没了联系,没什么人来,杨静思还是把葬礼办的挺有排面。
葬礼上,桑恬跟个木偶似的戴着黑袖章站着。
杨静思晃她:“你怎么不哭呢?”
桑恬说:“哭有个屁用。”
主任知道桑恬家出了事,也知道她遇到云恩的那些事。 但这种报*jing都不一定能查出证据的事,她也没办法,出于保护桑恬的目的,给桑恬放了假,什么都不用干直接咸鱼躺,基本工资照发。
但桑恬不是那种能闲鱼躺的那种人。
从上大学开始她就是最拼的那一个,上班了也一样,三年四个新闻大奖,都是一条条跑出来的、一个个夜熬出来的。
她发现自己只会工作不会休息。况且桑佳走了以后,家里空荡荡静悄悄的吓人,她要是每天再闲着,她怕自己憋疯。
就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穿的人模狗样出去跑新闻。
杨静思特担心她,考虑到两人都是吃货,隔三差五约她出来吃火锅,热热闹闹的特有烟火气。 也不提桑佳和云恩那些让桑恬崩溃的事,就和以前什么事都没发生时一样,插科打诨,陪着桑恬一顿猛吃。
说实话她挺佩服桑恬的,别看长得挺妩媚那种,其实真的挺能扛事。 第一周的时候看着还有点晃神,到了这第二周,精神状态已经明显好多了。
所以杨静思才敢小小的问一嘴云恩。
桑恬磕着瓜子说:“从我停职以后,好像好多了。”
杨静思激动的一拍大腿:“那可太好了!”
她之前是真担心桑恬啊,碰到那种级别的骚扰,哪个人能扛得下去,还好她闺蜜是钢铁心脏,扛事!
她还替桑恬想出路:“要不你以后别干新闻了,多危险呐,来跟我一起当up主吧,就你这颜值这身材这嘴贫程度,一准红!”
桑恬玫瑰色的唇上还沾着瓜子皮:“可以考虑,up主赚得多么?”
杨静思说:“反正比你当一小记者赚得多多了。”
两人一起磕着瓜子看着火锅店门前悬空的电视。
杨静思今天找的这一火锅店,是一新开的网红店,杨静思下午五点就来排队,桑恬赶到的时候是七点半,等了两个多小时还没吃上。
店主为了缓解大家等待时的焦虑,在店门前挂了一电视,本来放着各种体育比赛的,这时插播了一条体育新闻:“曾经被誉为‘冰公主’的花滑天才少女楚凌雪,在十五岁突然退役以后,就和大众失去了联系。 今日,二十五岁的楚凌雪被发现于独居公寓内离世,警方已介入调查,初步排除他*sha可能,至于是自*sha还是身体原因引起的突然离世,目前尚在进一步调查中……”
杨静思挺唏嘘:“才二十五岁,太可惜了,生命真是脆弱。”
桑恬只“嗯”了一声。
她有点不知怎么开口讨论关于生命的问题,就磕着瓜子盯着电视屏。
电视里出于尊重,没放楚凌雪狼狈离世的场景,就放了一段楚凌雪十五岁时花滑比赛的视屏,十年前的视频还没现在这么高清,镜头也一直切远景,但还是能看出楚凌雪的身姿,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冰公主”的名号,名不虚传。
桑恬听过楚凌雪这个名字,虽然她不是什么体育爱好者,但楚凌雪当年太红了,毕竟是第一个代表中国拿到世锦赛女单青年组冠军的人。
只是不知怎么就突然退役,还落得这么一下场。
桑恬磕着瓜子想着,就听门口叫号的服务员喊:“1007号!1007号顾客在不在?”
杨静思赶紧拉着桑恬站起来:“再不排到我们,我嘴都要嗑瓜子磕起泡了。”
一顿火锅吃下来,形式大于内容。但两人还是出于吃货负责任的精神,把火锅捞得底都不剩。
这顿饭是桑恬抢着结的账。
拍着肚皮走出火锅店的时候,桑恬说:“城南刚开了家日料店,挺高级的,下次换你请我啊。”
杨静思说:“我c,你这个女人心真黑!你请我就请平价火锅,让我请你就请高级日料。”
桑恬嘻嘻嘻的笑。
杨静思看着她如花的笑靥,轻声说:“请就请,没问题。”
桑恬打了辆车,杨静思看着她上了车,才转身去开自己的车。
那时,要是她知道桑恬回家以后就爬上了三十三楼顶楼的话,打死她也不会放桑恬走的。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我们又相聚啦!有种想提前拜早年的心情是怎么回四儿!=v=


第2章
杨静思是从桑恬出事以后才意识到——“每天吼着吼着要自*sha的人,反而大多安全,真正要自*sha的人,看上去跟平时无异,只是在一个最平凡的时刻,在所有人都没防备的时候,突然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句话是对的。
比如桑恬。
明明一起磕了那么多瓜子。
明明一起把火锅里的鸭肠虾饺山药都捞完了,胃口很好的样子。
明明还约了下次一起吃日料。
警察给杨静思打电话的时候,杨静思脑子里嗡嗡的,听着手机里警察对她说:“因为你是桑恬手机里最后一个联系的人,我们才联系你。” “你和桑恬是什么关系?”“她从三十三楼摔下去了,你现在到安平医院来一趟吧。”
杨静思坐在医院的走廊里,虽然是夏天,但夜已经深了,走廊里的灯冷白冷白的,像反射着冰天雪地的光。
她浑身发冷,手和脚都抖个不停。
她最好的闺蜜,两个小时前还活生生跟她一起吃了火锅的闺蜜,现在已经躺在太平间里,确认不治身亡。
警察问:“她还有什么其他的亲人么?”
杨静思摇头。
警察又问:“那她还有什么关系更密切的人么?比如交往对象什么的……”
杨静思短暂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
警察:“那她的后事……”
杨静思深吸一口气:“我来。”
******
杨静思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里,为桑家办两场葬礼。
如果说桑佳的葬礼她还算有心理准备、还能井井有条的处理,那桑恬的葬礼上,她就和之前桑佳葬礼上的桑恬一样,变成了一具提线木偶,不会说话不会动。
灵堂上摆着桑恬的遗照,那么年轻那么好看,她才二十八岁啊。
怎么突然人就没了?
杨静思看着桑恬的遗照,又开始抖个不停。
这时一个黑色身影冲进来,扑在桑恬的遗照上。
杨静思抖得更厉害了:“陶绮年,你、你还有脸来。”
谁能想到桑恬还有一个正在交往中的女朋友呢。
一想到这个女朋友,还是她介绍给桑恬认识的,她就后悔得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陶绮年也是一富二代,比杨静思家更有钱的那种。那一次,是桑恬刚采访完,到她们圈子里的一个派对上找杨静思,陶绮年一下子就看上桑恬了。
追得特别猛,桑恬后来想了想,说“那就试试吧”。
刚开始还挺好,陶绮年表现的是真喜欢桑恬,经常在朋友圈晒桑恬的照片,宝贝宝贝的叫着,要月亮不给星星的那种。桑恬对陶绮年也挺好,看不出多痴迷吧,也算相处和谐相敬如宾,
杨静思觉得自己还是个猪脑子,她明明早该看出陶绮年不对劲的,这样她就可以提醒桑恬了。
因为陶绮年从来都是嘴上说的好听,实事一件不做的那种。
来大姨妈会说“宝贝多喝热水你肚子疼我心疼”,加班会说“宝贝下班打车把车牌号发我,想你喔么么哒”。
也没见她去给桑恬送药,也没见她去接桑恬下过班,还特看不起桑恬工作,有一次桑恬急性肠胃炎犯了,还是自己从采访地打车去医院输液。
那时陶绮年正在酒吧喝香槟,喝得妈都不认识。
桑恬这个工作狂还替陶绮年说话:“两个人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不是挺好?”
好个腿子好。
杨静思早该看出陶绮年是个一点责任也不想负的货。
从桑佳生病、桑恬被云恩的人缠上开始,陶绮年就全程躲在国外玩,环球旅行似的,杨静思几乎忘了桑恬还有一个正在交往中的女朋友,后来杨静思辗转从朋友那儿得知,陶绮年这货在国外酒吧玩时,公主啊妹妹啊什么的可没少找,那叫一挥金如土。
还在背后说桑恬:“从来不跟我do,一看就是个xing冷淡,等我正经交到下一任女朋友再跟她提分手。”
在桑恬面前还是继续演着,唯一为桑恬做的实事,就是从国外给桑恬寄了几个冰箱贴,made in China那种。
杨静思跟桑恬说起这事时气的半死,倒是桑恬不在意的笑笑:“算了,各有各的活法。”
杨静思完全没想到陶绮年还敢来桑恬的葬礼,她忍不住想—— 要是陶绮年是一个更负责任的人,像一个真正有担当的伴侣一样陪在桑恬身边的话,桑恬会不会也不至于走上绝路?
而且陶绮年也不知是怕别人说她薄情还是怎么的,还在这假模假式的哭上了。
杨静思嗷一嗓子扑上去,跟陶绮年扭打在一起:“你的脏手给我放开桑恬的照片!你也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