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甜心傻女小娇妻

时间:2022-09-02 14:40:17  作者:西明神虫
TAG:


【新公告】本文将于8月30日周二入完结V,倒v章节从21到最后,谢谢小天使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往后也请继续支持。
——正在写——
专栏现百《喜欢就说》正在更新中,喜欢的读者们可以去看一看啊
***本文文案:
荷花村的余家有个傻闺女。
十八岁了,不会说话,不会干活。
痴痴呆呆,整日坐在村口的枣树下。
村里的孩子爱捉弄她,捡着石头、红枣扔她,砸她。
她不哭,也不闹,砸在身上的枣被她偷偷藏在手心。
村里有个靠捕鱼营生的女人,脾气古怪不好相处。
但却会在路过村口时给傻姑娘递上一根糖葫芦。
那天,傻姑娘顶着一张鼻青脸肿的小脸,怀里抱着一包乱糟糟的破布兜。
破布兜装着蔫耷耷的枣和被踩得不成块的糖葫芦。
来到女人面前:嫁、嫁你,不、不不嫁、老头。
那是她磕磕绊绊,说得最长的一句话。
没多久坏脾气的女人将傻姑娘娶回了家。
从此傻姑娘多了一个又一个的人来疼。
看文贴士:本文私设如山,不喜欢可点叉。
*傻姑娘×小渔民。HE。简简单单种田甜文。
*傻姑娘开始迟钝痴呆,后面会慢慢成长的。
*作者脑子不太够用,凑活看文,别太计较。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种田文甜文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四宝,江树昕┃配角:其他┃其它:其他
一句话简介:你可以慢慢成长,我会耐心陪伴。
立意:面对困难,无惧艰辛。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第1章
“余家四宝是傻瓜,不说话,不理人,又呆又傻笑哈哈。”
“哈哈哈哈,傻瓜傻瓜!”
一群孩子的嬉笑声从荷叶村的村口传来,叽叽喳喳,又吵又闹。
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是一棵高大葱郁的枣树,树上挂着青青绿绿的枣。
地上也散落了些树上掉下来的小枣,和地上随处可见的小石子混在一块。
树底下坐着个穿灰衣裳的姑娘,模样呆呆的望着大树上的枣。
很显然,她就是孩子们口中说的余家四宝。
她的脚边,身上,堆积了许许多多枣,和半大不小的石子,身上的灰色衣裙沾了白灰,看不出颜色的小脸上也是脏兮兮,灰扑扑的,藏在灰下的肌肤却有着明显的红肿。
长长的头发乱七八糟盘在脑后,掉下来好几搓细发,贴在她莹白的脖颈上。
半大不小的男娃娃捡着地上的小石子,又一次砸了过去。
“傻子,你开口说话啊?”
“别砸了,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她不会说话。”
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子站在边上似乎有些不忍心的皱着眉,假声劝阻着。
可惜无人理会。
尖锐的石子陡然碰上额间,娇嫩的肌肤直接被砸破了。
鲜红的血肆意流下。
树底下的姑娘一下就红了眼,茫然无措的看着人群,血顺着眉毛滑过眼角,落在不干净的面庞上。
想来是疼得狠了。
估摸着是头回见血,孩子们慌了。
“血、流血了!”
不知道是哪个孩子高声喊了一句。
其他孩子一下子就慌了神,害怕得一哄而散,留下那个扔石头的男娃娃,和那个尝试着劝阻的女孩。
“我不是故意的,不是的,一点血而已,又不会死的……”
男娃娃红润的脸蛋上有明显的恐慌,抖着声音自说自话,瞪了一眼站在边上同样慌张的女孩一眼。
随后匆匆忙忙拔腿跑了。
站在原地的女孩愣了愣,等到男孩跑远了,这才小心翼翼地上前。
“姐、姐……”
“嘿!你们这是在那干嘛呢?”
一道洪亮的嗓音从不远处传来,吓得女孩身子一颤,没了动作。
说话的女人身形魁梧,脸上的肉随着步伐一颤一颤的,走到两人面前,看着坐在地上的余四宝,又看看站在边上的小姑娘。
“余家老五,你把四宝带出来,又给遭欺负了?”
“没、没有,王婶子,是她自己要出来的。”余五丫哆哆嗦嗦的开口,眼神盯着自己破旧的布鞋,不敢抬头看她口中的王婶。
王婶见怪不怪,半蹲下去,瞧了瞧地上坐着的余四宝,看到她脏兮兮的小脸以及突兀的血迹,粗犷的两道眉毛拧在了一起。
从兜里掏出一块粗布帕子,想要给她擦擦,手还没伸到地方,又停了下来。
将帕子递给一旁的余五丫:“拿着,给你姐把脸上的血给擦擦。”
余五丫闻言立马接过帕子,抖着手上去给余四宝擦脸,小女孩的手指纤细,捏着帕子用力的往余四宝额头上一抹。
抹去了灰,抹去了淋漓的血迹,却是将四宝给擦疼了。
无助的转动身子,四宝茫然的看着眼前给自己擦脸的妹妹,只觉着额头疼得狠,好看的眸子蒙上一层水润的雾气。
瞧着可怜极了。
王婶子见状赶紧将余五丫手里的帕子给夺了过来:“算了算了,看着小小丫头没想到也这般毛手毛脚。”
挨了训的余五丫委屈的低着头,站在一旁不说话,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婶子也没管她委不委屈,将手里的帕子叠成方块,轻轻捂在四宝的额头上,也没敢用力。
“四宝自己捂住帕子能不能?”
没有反应,余四宝只顾着呆呆望着王婶子,像是没有听见王婶子说的话。
王婶子也不恼,抓起四宝的右手捂在她额头的帕子上。
四宝手一碰上帕子,就紧张的往后缩,想来还是疼的,可王婶子没得法子,只能让她自己捂着,索性强硬的按住了四宝的手。
这下四宝没再缩,同样灰不溜秋的小手轻轻的捂着帕子没动了。
见她这般乖巧,王婶子又问她:“那婶子带你回家行不行四宝?”
许是听懂了回家两个字,四宝虽然没回话,却是冲着王婶子眨了眨眼。
看得王婶子心下一喜,笑呵呵的站起身来,连同坐在墩子上的四宝也被她带了起来。
见此,一旁站着的余五丫立马转身,撒丫子就往家里跑。
王婶子不解的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有过多反应,牵着四宝的手腕准备送她回家。
沿路上有几个聊天的婆娘看了眼她们,又飞快的转移视线,平日里余家四宝这傻姑娘她们能奚落几句,但这五大三粗的王婶子她们可招惹不起。
等她们一走,那帮妇人又聚在一块儿开始嚼舌根。
“你说那王家婶子对余四宝那般好做啥,难道是想讨回去做媳妇儿?她又没有儿子。”
“哎哟,这刘大娘你怎么脑子转这么慢呢,她没儿子但有闺女啊,现在这世道,又没规定女的只能嫁男人,只要有钱,嫁给谁不是嫁?”
一个穿花布衣裳的年轻婶子手里捧着几颗花生,一边搓皮一边歪着嘴说道。
等她说完,另一个矮矮胖胖的妇女赶忙开口:“对哩对哩,沈家娘子说得没错,俺们荷花村里好几个女的不都是花银子买的婆娘回家吗。”
听完两个婶子说话的刘大娘这会儿不开口了,鼓着眼睛盯着余四宝和王婶子的背影看。
“可她余四宝是个傻的啊。”刘大娘想想还是问出了口。
将手里剥好的花生一把塞进嘴里,沈家娘子开口了:“傻的就少花些银子呗,她王婶子不就是打这主意?”
“我就说呢,原来是这样。”刘大娘听沈家娘子这么一说,当即理清楚了,黝黑的脸上浮现一抹恍然大悟的笑,难看得紧。
沈家娘子看了眼觉得实在瘆得慌,索性带着一旁的胖妇女走了。
另一头王婶子带着四宝还没回到余家,半道上就撞上了干完活准备回家的余家大娘,也就是余四宝她娘。
余大娘刚从荷塘里过来,瘦弱的身上全是干涸的泥点子,带着些许皱纹的脸上也满是泥点,看到王婶子带着她家四宝,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王婶子又在村口捡到我家四宝了?”
说完又看见四宝拿手捂着额头,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脸上端着的笑一下子就消了,转为满脸着急。
“四宝这是被人给砸伤了,严不严重,快给娘来瞧瞧。”一边说一边伸手要来搂四宝。
王婶子忙把余大娘伸过来的手给拦着了:“别别别,余大娘,你看你这手上都是泥,四宝这伤得也不算严重,要不先回家再看看?”
一听这话,余大娘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将手在身侧的衣襟上搓了搓,忙领着王婶子和四宝回家。
四宝跟在两人身后乖乖走着,捂着脑袋的又手也没放下来,听话得很,左手手心里捏着一把枣子。
余家上下原本一共七口人,几年前余三宝嫁了人,余大宝又娶了妻,现在余家还是七口人挤在一块住着。
住的院子不算大,前后五个屋子,一间是厨房和堂屋公用,其他四间用来住人。
最大的屋子是余家长子余大宝和他媳妇儿刘秀莲在住,余家老汉住稍微小一点那间。余家老二自己单独住一间最小的,剩下那间半大不小的就是余大娘带着四宝和余五丫在住。
屋子虽然不大,但是余家院子倒是不小,空旷的院子里地上晒满了荷叶,留着一行小道落脚。
把人送到门口,王婶子也没打算多留,离开前叫住了余大娘。
“余大娘,下次可别再让你们家五丫带四宝出去玩了,回头又给伤着。”
说完也不管余大娘的反应,径直离开了。
余大娘听完王婶子的话,心里有了主意,带着四宝进了院子。
一进门,四宝就轻快的在没晒荷叶的小道上小跑起来,一路跑到自己的屋子里才停下。
余大娘没喊住她,只得连忙跟上去。
余五丫早就已经到了家,这会正坐在屋子里,顶着一张委屈的脸瞪着进屋的余四宝。
随后在四宝身后进门的余大娘一下就看见了余五丫脸上的白眼,怒喝一声:“余五丫,你今儿个又把你姐带出去了?”
被吼的余五丫丝毫不怕她娘,梗着脖子道:“不是我,是她自己要跑出去的,我都没有拦住。”
“你还撒谎?”余大娘见她撒谎,气得眼睛都红了:“余五丫,前几回你带四宝出去受欺负娘都不怪你,可今天不一样,今天这都见血了!”
“就是她自己要出去的,我又不能让那些欺负她的人听我的话,她自己也不会反抗。”余五丫鼓起脸还在顶嘴,满脸不服气。
“你还敢顶嘴,给我滚出去,要是还有下次,看我不拿棍子打死你。”
余大娘深吸一口气,懒得再管顶嘴的余五丫,扯过盆里的毛巾,将手上的泥擦干净,这才去帮四宝处理伤口。
四宝坐在椅子上,看看余大娘,又看看余五丫,不自在的将右手放下,轻轻扯了扯余大娘的衣摆,伴着脸上的灰尘露出一抹甜甜的笑。
叫余大娘眼眶一酸,忍不住落下泪来,连忙伸手抹了把脸。
轻手轻脚的将四宝脸上脏兮兮的灰尘和血迹清洗干净,又从柜子里拿出伤药替她抹在额头上。替她整理好后,余大娘这才开口。
“四宝啊,你疼不疼?是娘不好,让那些个没教养的瓜娃子将你欺负了,下回可不要再乱跑了。”
说着说着竟是又忍不住落泪,余大娘抬手摸了摸四宝白皙的清瘦小脸,心疼的看着四宝脸上的红痕和伤口,不敢去碰。
余五丫早就生气的冲出了屋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余大娘这会儿也没心思管她,又问四宝饿不饿,说着就要给她去做晚饭吃。
等到余大娘离开屋子,四宝在椅子上呆坐了会儿,才慢悠悠的往自己的床上挪。
素色的棉被整整齐齐叠放在床头,四宝站在床尾伸手去够棉被,细长的手臂露出一截,白白嫩嫩的。
她在被子底下摸出一个布袋,将左手手心捏得汗津津的枣子,小心翼翼的塞进了布袋里面,笑得一脸开心。
干净的小脸上涂着黑乎乎的药膏,被她不小心蹭在了被子上,四宝脸上的笑意变得有些浅了。
歪着头,四宝十分认真的弓着身子,用手指一点一点将药膏给抹干净。


第2章
四宝的被子抹干净了,脸上的笑意又深了。
余大娘在隔壁屋的厨房里做饭,柴火灶多少有些烟熏呛人。
灶台上的锅里焖着饭,余大娘蹲在灶台前面添着柴,院子里传来响动。
在外干活的余家老汉余勤回来了,小老头身形佝偻,皮肤黝黑,肩上扛着锄头,脖子上挂着一条擦汗擦汗布,晒得满头大汗。
一把将锄头扔在墙角,余勤随手扯过擦汗布在脸上抹了一通,嘴里骂骂咧咧的进了堂屋。
站在原地瞅了几眼空荡荡的大水缸,余勤横着眼瞪向隔壁在烧饭的余大娘,一幅怒气冲冲的样子,粗黑的眉拧出一道道沟壑。
“你个死老太婆,家里的凉水呢,不知道多备着点?”
在烧饭的余大娘似乎被他骂习惯了,唯唯诺诺的弯着腰从一旁的小灶上提起刚烧好的水壶,走到堂屋里将水缸给满上。
看着水缸面上还冒着热气,余老汉又不耐烦了,一脚踢开余大娘放在脚边的烧水壶,不耐烦的骂:“这么烫你叫我怎么喝?”
“真是糟心,我一天到晚在外累死累活的,现在回了家连口凉水都喝不着,你说说你。”
朝着余大娘吹胡子瞪眼,余老汉一把坐在椅子上,又指着这说一通那说一道的。
余大娘等他牢骚发够了,眼睛瞪够了,这才轻叹一口气,拿着碗在水缸里舀上一碗水搁在桌面上晾着。
做完这些又转身回到厨房继续做饭。
余老汉这下满意了点,缓了些脾气,躺尸一样的瘫坐在椅子上休息。
余家长子余大宝晚他爹一会儿回来,回来时天差不多快黑了,肩上扛着两担草,头上还顶着一个筐,累得气喘吁吁,身上的粗布衣裳都被汗浸透了。
做好饭菜的余大娘看见了,忙从屋里走出来替他拿过头顶的筐,帮他卸下扁担。
“累着了吧,赶紧收拾收拾进屋准备吃饭。”
“还行,娘,我去洗个手。”
说完余大宝在院子里用水井打了满满一盆水,擦了把脸,又仔仔细细将手洗了一番。
在堂屋休息的余家老汉这会儿已经坐在饭桌上等着吃饭了,也不管人齐没齐。
等到上桌吃饭时拢共就三个人,这下余老汉才开口问了句:“老五那丫头呢?”
“今天她又带四宝出去玩,我训了她几句就生气不知道上哪去了。”余大娘夹菜的手顿了顿,想想还是实话实说了。
听到此话,余家老汉极不赞同的看了眼余大娘,又看了眼四宝待着的屋子。
“大的小的,一个个都不叫人省心,老二还得晚点才回来,给他和五丫留点饭,你赶紧吃完了去喂老四。”
语气颇为不耐烦,筷子在碗里扒拉几下,又在碗边敲了几下,示意余大娘快点吃。
余大宝有些不乐意的看了一眼他爹,又很快低下头去老老实实吃饭。
余大娘倒是没什么反应,吃饭的速度快了点,就着几根青菜几口就吃完了碗里的米饭。
“锅里已经给他们留了饭菜,你们爷俩把桌上的这些吃完,我待会儿来收拾。”
说完又回到厨房里给四宝弄吃食。
四宝比旁人迟钝些,筷子这种东西不会用,小一点的时候余大娘拿勺子喂,这会儿大了,倒是会自己用勺子了。
因为疏忽喂饭差点把几岁的四宝给噎过去,余大娘就没敢喂过硬的食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