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成为替身女主的渣攻前妻

时间:2022-09-02 14:39:42  作者:今和
TAG:


6.2入v,届时更新万字
辛妍穿书了,穿成了替身女主的渣攻前妻
渣攻前妻花钱让女主和她结婚,婚后数年对女主不理不睬,从白月光那里受了刺激,就回来虐女主,某一次,还强迫女主跟她发生了关系
女主痛恨辛妍,为了报复,她利用其他追求者的帮助,让辛妍失去了一切,最后只能潦倒一生
而女主因为有这段经历,再也不愿意相信任何人,她流连在不同的女人身边,早就忘了怎么爱一个人
上辈子主要工作是拯救失足少女的辛妍:“……”
这剧情不行。
穿过来的当晚,就是前妻和女主即将发生关系的那一晚,辛妍看着被自己压在下面、满脸绝望的女主,慢慢张口:“我给你找个家教吧。”
女主:???
从那开始,辛妍亲自照顾女主的起居,送女主重新回学校,带女主去公司熟悉工作,给女主灌输正确的思想,同时,她还认真评估女主的追求者们,提前为她把关
一段时间后,看着重新变成五好女青年的女主,辛妍满意的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
女主落下泪来:“你不要我了吗?”
辛妍:“……”
完蛋,好像用力过猛了。
模特身老妈子心攻和除了心哪里都白的受
内容标签:恋爱合约婚恋女配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这婚我离不掉了
立意:自强不息,才能面对生活的所有困境


第1章 放狠话的蓝蓝
辛妍懵逼的和身下的人对视。
充满酒气的房间,柔软宽大的欧式床,还有,满脸都是绝望和愤恨的女人。
她的手就放在这女人的胸口,捏着前开式胸罩的扣子,只要轻轻一动,就能解开它。
辛妍:“……”
这么刺激的吗?
一辈子都是老实人的辛妍哪见过这么香艳的画面,她愣了好几秒,就在身下的女人即将再度挣扎的时候,辛妍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比那个女人更加惊恐,几乎是从床上弹跳起来,躲洪水猛兽一样的猛退好几步,直到酒精支配的身体不听使唤,摔倒在地上。
看见她这个反应,贝蓝蓝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表情了。
应该是庆幸的,但她觉得自己又被辛妍从另一种角度羞辱了。
在辛妍离开以后,贝蓝蓝快速起身,同时扣好了之前被辛妍解开的扣子,离开那张她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的大床,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红着眼转头看向辛妍。
“我不是你的玩具!辛妍,你——”
看着贝蓝蓝糟糕的发型,还有极度屈辱的表情,辛妍大脑里的记忆终于出现了。
她穿书了。
穿进了昨天刚看完的一本替身百合小说里。
她是一个社会工作者,平时的工作对象基本都是女学生,以前被她帮助过的一个女学生给她发了一本小说过来,说里面有个角色跟她同名同姓,让她一定要看看,防止哪天穿书还不知道剧情。
青春期少女的想法总是这么奇怪,但辛妍愿意去了解。她原本是抱着了解少女爱好的心情去看的,然而看着看着,她就真情实感了。
里面的剧情实在是太糟糕了啊!
这本书的女主叫贝蓝蓝,她是书里的顶级美人,因为和钢琴家景初长得非常像,从一开始,她的人生就被别人打乱、毁掉了。
景初在这个世界非常有名,很多人都是她的裙下之臣,辛妍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她比别人更加疯魔,对景初求而不得以后,偶然遇见在外面打工的贝蓝蓝,她就决定让贝蓝蓝成为景初的替身。
她追了贝蓝蓝好几个月,贝蓝蓝不笨,发现辛妍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以后,她很快就拒绝了她,但是辛妍没放弃,还在对她死缠烂打,辛妍对景初的死缠烂打是捧上一颗真心,对贝蓝蓝就没那么美好了,弄得贝蓝蓝不胜其烦。
祸不单行,这时候贝蓝蓝的妈妈又得了一种罕见的重病,贝蓝蓝是单亲家庭,妈妈对她比什么都重要,辛妍看到机会,找到贝蓝蓝,说她愿意为贝蓝蓝的妈妈长期出医药费,但条件是,她要和自己结婚。
走投无路之下,贝蓝蓝答应了她,那时候她还在上大学,虽然这段婚姻不是她想要的,但用婚姻换妈妈的命,她觉得这个交易还算划算。
婚后辛妍也没太过分,她十天有八天都不回家,回了家也不对贝蓝蓝做什么,就是让她坐在钢琴凳上,静静的看着她,看够了,她就又走了。
如果一直都是这样,贝蓝蓝肯定不会反抗,但这是一本小说,剧情自然不会这么平淡。
景初和辛妍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联络,每次景初和辛妍说过话,辛妍就会回来找贝蓝蓝,心情好,她对贝蓝蓝好,心情差,她对贝蓝蓝也差。而多数时候,跟景初说过话的辛妍都心情恶劣。
两年前,辛妍命令贝蓝蓝辍学,这两年里,她每次回来,对贝蓝蓝来说都是一场精神上的折磨,直到今天,这折磨升级了,变成了身体上的。
因为今天白天,景初对辛妍说,她要订婚了。
贝蓝蓝怕是怎么都想不到,一个她从没见过面的女人订婚,居然会变成她人生里最可怕的事情,辛妍喝醉酒,回来强迫跟她发生关系,第二天醒来后,看到已经发生的一切,她还反过来扇了贝蓝蓝一巴掌,说这都是她的错。
这件事成了贝蓝蓝心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再也不愿意忍了,贝蓝蓝是顶级美人,同时,她还是个有脑子的顶级美人,她假装什么事都没有,继续听辛妍的话,暗地里却找上了一直对她有那方面想法的几个人,那些人有的是真的喜欢她,有的跟辛妍一样,只是喜欢贝蓝蓝的脸,贝蓝蓝也不在乎,她就想做一件事,报复辛妍。
她和那些人一起联手,哄骗辛妍,设计辛妍,最后成功代替辛妍,成了公司的新主人。她把辛妍的所有都拿走了,除了当初辛妍替她付的,她妈妈的医药费。
辛妍失去了钱财,自然也就失去了她的朋友们,出于报复心态,贝蓝蓝还故意把自己送到了景初的床上,然后拍下照片,送给被打击的一蹶不振的辛妍。
从那以后,辛妍再也没露过面,不管是死是活,反正下场都很凄惨。
而贝蓝蓝解决了辛妍以后,再也没和谁在一起过,她用美色和手段征服所有人,每个被她吸引的人都企图让她变成自己的,但结果总是相反,沦陷的只有她们,贝蓝蓝依旧。
昨天看书的时候,辛妍看的飞快,根本没过脑子,此时这些剧情想起来,却清晰的像是印在脑子里。
辛妍回忆剧情只用了几秒钟,对面的贝蓝蓝正好说完最后几个字。
“——后悔的!”
从语气判断,贝蓝蓝应该是说了她认识辛妍以来最严肃的狠话,然而辛妍中间的一大段都没听见,她茫然的抬头,跟贝蓝蓝对视一会儿,突然,她捂住嘴。
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辛妍原地转了一圈,找到卫生间的门,快速冲进去。
紧接着,卫生间传出疯狂呕吐的声音。
贝蓝蓝:“……”
很好,又感觉到被辛妍羞辱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
排雷:攻是老妈子属性,我就好这一口(摊手)


第2章 想上学的蓝蓝
等辛妍吐完出来,房间里已经没有别人了。
虚脱的躺到床上,辛妍一边捏着自己的鼻子,一边梳理乱糟糟的记忆。
剧情她记得很清楚,这个身体的社会关系、基础信息,她也都记得,但是真正的具体起来,比如她之前是在哪里喝酒,昨天早上吃了什么,四年前要求贝蓝蓝跟她结婚的时候,怎么说的,她全都想不起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她只看了故事梗概,至于里面的展开,对不起,权限不够,不能看。
辛妍:“……”
夭寿了,那她岂不是连三天都装不下去,就被别人发现这身体已经换芯了。
辛妍既焦虑又头疼,不知道原身到底喝了多少酒,吐出去那么多,现在还感觉头要炸开了。
辛妍是个滴酒不沾的人,她一直都觉得酒的味道很怪,算不上难喝,但也绝对不好喝,而今天,她又发现了酒的一个缺点。
那就是很臭。
闻着从自己身上散发出的难以描述的味道,辛妍快要崩溃了。
好想洗澡,但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腿不听使唤……
就在她努力的想从床上爬起来时,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辛妍平时是个脾气特别好的人,但是某些情况下,洁癖会更占上风。
本来就焦虑,原身也不知道是什么品位,居然用一段特别激情、同时也是特别吵的钢琴曲当手机铃声,它锲而不舍的响了半天,辛妍拿过来一看,没有名字,是一串陌生的手机号。
带着一点不耐烦,辛妍接了起来:“谁啊?”
手机另一边顿了顿,“辛妍?”
“是我,你是谁?”
这回对面停顿的时间更长了,同时,她的声音变得冷漠了一些,“明天你再打给我吧。”
说完,对面主动就挂了,搞得辛妍一头雾水。
她打过来的,也不说自己是谁,反而还先挂了电话?
神经病啊,又不欠你钱。
辛妍扔了电话,缓慢的朝卫生间走,坐在浴缸旁边等水放满的时候,辛妍没事干,又想起了刚才那个电话,她努力回忆了半天那个陌生的嗓音,终于,她想起来那是谁了。
是景初。
……………………
辛妍觉得自己要疯。
原身给所有认识的人都存了手机号,只有景初没有,因为她早就把景初的手机号背的滚瓜烂熟,根本不需要存下来。
辛妍呆呆的坐着,发现她实在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其实用不了三天,连三十分钟都不到,她就已经暴露了。
原身可以不认识所有人,唯独不可能不认识景初,别说听景初说话了,就是景初屏住呼吸站在那里,她都能凭借磁场的变化发现她。
身体变干净的舒爽感冲淡了沮丧的情绪,整个人都躺在浴缸里,辛妍又淡定了。
其实是她想多了,就算有人发现她不是原身又怎么样,原身是全国都排的上号的超级富豪,她从父母那里继承了一大笔遗产,同龄人都是父母牛逼,而她是自己牛逼,无数的人想要接近她,从她这里得到好处,但不会有人闲着没事干去证明她的真假,不管她是真是假,只要她的钱是真的就行了。
更何况,她被发现的概率,微乎其微。
原身父母早亡,别人还上学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管理公司了,小时候她的性格就不招人喜欢,长大了更是惹人讨厌,她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从小到大,她都不屑于交朋友,真正能走到她身边的,只有一个景初。
没朋友,也没家人,白月光还远在国外,也就是说,她身边根本就没有了解她的人。
这回辛妍开心了,她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让自己的“性格”慢慢产生变化啊。
恰好,景初订婚了,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借口了。
穿书之前辛妍在社区服务站工作了六年,她最擅长的就是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将“喜怒无常的辛妍”逐渐淡化,再把“洗心革面的辛妍”加深,用不了多久,大家就会相信,她是真的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她蝴蝶掉了之后的剧情,贝蓝蓝还是她的老婆。
其实这个也好办,只要起草一份离婚协议书,相信贝蓝蓝绝对不会多问什么,拿起笔就签了,但是吧……辛妍不想这么简单的结束。
仰躺在浴缸里,看着浴缸上方的球形灯,辛妍叹了口气。
贝蓝蓝本来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她家境一般,妈妈没生病以前,她就在学习之余出去打工,想要减轻妈妈的负担,妈妈生病以后,她认真又听话的做了每一件原身让她做的事,包括穿上景初穿过的衣服,一动不动的坐在钢琴边上,装木偶人。
别人完全接受不了的事情,她能接受,不是因为她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干,而是她知道感恩。
虽然她从来没说过,但其实,她对原身是感激的,只要原身不说停,她能为她装一辈子的木偶人。
这么一个善良、单纯、孝顺、还知恩图报的好孩子,却被原身精神虐待了四年,哪怕最恐怖的剧情没有发生,她的性格也已经产生了扭曲的变化,如果就这么放她离开,搞不好她会做些什么。
两年前原身心情不好的时候回来,发现她出去上课不在家,发了好大的火,之后贝蓝蓝就辍学了,本来还有一年她就能毕业来着。
没学历,没社交,当了四年金丝雀,她的理想和抱负,八成也都消失了,再加上那张辛妍稍微回想一下,就生理性心跳加速的绝美脸蛋,以及书里重点描述过的那群追求者们,黑化后的贝蓝蓝可以把她们玩的团团转,黑化前的贝蓝蓝,估计只能被她们吃的骨头都不剩。
望着球形灯,辛妍的神情逐渐坚定下来。
一墙之隔。
贝蓝蓝枯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沉默的望着漆黑一片的窗户。
以前如果发生了这种事,她会哭上整整一晚,但现在,除了挣脱不开的时候她掉了两滴眼泪,她的眼睛一直都是干的。
坚强和绝望,她已经分不清这两者的区别了。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
辛妍十分紧张,她换了一身新衣服,站在贝蓝蓝门口,她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感觉间隔时间差不多了,她抬起手,刚要再敲一遍,门开了。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贝蓝蓝,辛妍嗓子眼卡了一下。
原本设想好的开场白被她遗忘,原本想要遗忘的画面,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在那幅画面重新回到脑海之前,辛妍脱口而出:“你想回去上学吗?”
贝蓝蓝望着她,似乎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她又在搞什么把戏,但什么都看不出来,沉默几秒,她回答:“想。”
辛妍松了口气,还愿意好好说话就行。
贝蓝蓝让开身子,辛妍没多想,她走进去,准备跟贝蓝蓝说一下自己的计划,“之前给你办的是辍学手续,找人通通关系,应该能给你改回休学,这段时间我先给你请个家教吧,熟悉——”
话说一半,辛妍的嗓子又卡了一下。
因为贝蓝蓝主动脱掉了自己的上衣。
辛妍震惊:“你干什么?”
贝蓝蓝的手放在搭扣上,“不是你问我吗,想不想回去上学。”


第3章 想不通的蓝蓝
书中对贝蓝蓝有多美,足足描述了两页,但真正的见到本人以后,辛妍还是觉得,书里描述的太少了。
很难想象居然有人能长成这个样子,白璧无瑕,耀如春华,她的存在,是对所有人审美的挑战,假如景初真的跟她长得很像,辛妍只能说,她有点理解原身为什么宁愿找个替身放家里摆着,也不放弃了。
她理解原身,可她不理解贝蓝蓝。
眼见贝蓝蓝马上就要把搭扣解开了,辛妍光速弯腰,把贝蓝蓝扔到地上的上衣捡起来,重新罩回了贝蓝蓝的身上。
一边替她找袖子,辛妍一边脸色爆红的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之前是喝醉了,我没想……总、总之!你什么都不用做,回学校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辛妍没给别人穿过衣服,之前虽说也帮助过女学生,但那些学生都十四五岁,早就能自理了,不熟练的后果是,辛妍用力过猛,差点把贝蓝蓝的胳膊拽脱臼。
明明很疼,但贝蓝蓝只是轻轻的皱了皱眉,然后挣脱开辛妍的手,自己把胳膊伸了进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