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书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GL百合

失忆后钓系O每天都在撩我

时间:2022-08-23 14:58:48  作者:染枫林
TAG:


文案:娇纵任性公主病/失忆笨蛋美人Ax温柔体贴无脑宠/偏执腹黑疯美人O
#十三章失忆/六岁年龄差攻前期是o,会二次分化成a
江瑾伊十八岁那年,母亲带回来一个女人,让她叫这个女人姐姐。
一开始的相处还算和谐,却不知怎的,江瑾伊开始讨厌她,甚至因为她离家出走对她只剩下恨。
四年后的某天,江瑾伊遭人袭击,命保住了,就是记忆回到了十八岁,初见江尤皖那年。
记忆里那个冷清优雅的omega红着眼眶近乎癫狂的把她楼进怀里,颤抖地说:“算我求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江瑾伊眨眨眼睛,“好……”

只有江尤皖自己知道,她爱上了江家的二小姐。
可江瑾伊挂在脸上的厌恶,让她将爱意藏在了自己阴暗的内心。
她离家出走,她一直暗中保护她,帮助她,本想着放她飞吧,自己远远看着就好。
可突她如其来的受伤失忆,让江尤皖的内心的欲望蠢蠢欲动。
——
夜里醉酒,江尤皖趁机让她说出了许多许多不会离开的话,录下来,才许她在自己怀中睡下。
二次分化后,江尤皖诱引她咬上自己的腺体,让她从此再戒不掉。
没人知道,平日里禁欲冷清不近人情的omega江总,每天都在想方设法勾引她家里的二小姐。
江瑾伊则是沉在她的温柔乡,逐渐迷失……
江尤皖希望她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可江瑾伊还是恢复了记忆,美梦被打破了。
江尤皖紧攥着她的手腕,死死的盯着她,用信息素将她困住,说:“你别想着离开我!”
六岁年龄差,弱A强O,A前期是o,二次分化成a,女a无第二套器官。
cp无血缘关系,非真姐妹,狗血预警!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情有独钟近水楼台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瑾伊,江尤皖┃配角:abo┃其它:百合
一句话简介:她的温柔圈套
立意:在困难中成长


第1章 含情脉脉
洛城四月,晚风不燥。
车水马龙灯红酒绿,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洛城最繁华的街区,街道中心耸立着整个洛城最豪华的酒店。
酒店包间里,吧台前地坐着一个女人,她一头墨色长发,身着一件性感的黑色吊带,一手撑着腮,半眯着眼,一口没一口懒懒的喝着高脚杯里的酒。
她生得极美,五官很精致,一双桃花眼多情迷人,鼻梁挺翘精致,饱满的红唇含着杯子,面颊微红,眼神迷离,性感诱.惑,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风信子花香,是喝了点酒不小心外泄的信息素。
吧台前摆了好几瓶开过的酒,她应该喝了许多,微醺了。
包间的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女人,她衣着性感,一席红色长裙,身上散发出的信息素是极具有侵略性的冷香,明显是个alpha。
女alpha朝她走来,在她身前坐下,她也不抗拒,她慢悠悠的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随意的勾了勾嘴角,女alpha动了动喉咙,更为她着迷。
即使很淡,江瑾伊风信子诱惑的香气还是无孔不入的诱引着他。
“这位小姐,不得不说,你的信息素很香。是有什么伤心事吗?或许我们可以加个微信,之后可以聊聊。”明明这么顺利的进了她的房间,却还掏出手机问她要微信。
“聊什么?”江瑾伊慢悠悠带着几分醉意地问:“在这聊不行么?”
女alpha顿了顿,把手机收了起来,“当然可以,你是有什么伤心事吗?可以跟我说说,说出来就不难过了。”
江瑾伊摇摇头,仰头闷了一口酒,眼尾都染上一丝潮红,看样子更醉了,“不想说。”
她趴在了桌上,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桌面,鼓起腮帮子抱怨,“说有什么用?”
她的声音很好听,甜软黏腻,总带着一股子娇气,如同钩子一般,一下一下的勾着女alpha的心。
女人心都热了,轻声说:“当然有用,说出来,发泄出来就好了。”
江瑾伊轻笑一声,撑着吧台站起来,婀娜多姿的走到女alpha身侧,一手撑着吧台,一手虚虚的把手搭在女alpha肩膀上,低着头,轻启红唇,命令道:“抱我。”
女alpha楞了楞,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慢半拍的抬手要搂她的腰,还没触碰到肌肤,包间的门突然从外面被打开,女alpha楞了,往门口望去。
开门的也是一个女人,一身黑色女士西装,墨色微卷的长发披散着,皱着眉,紧盯着她们,伴随着怒气,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诱惑又令人窒息压迫的曼陀罗花香。
是个omega,却比alpha还要强势有压迫感。
“你们在干什么?”她声音冷冽低沉,眉眼更冷。
感受到她想杀人的目光,女alpha明白了什么,瞬间把双手松下去,站起身,半笑解释道:“你女朋友约的我,你们吵架了?放心,我们还什么都没干呢,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女alpha很快消失在包间里,还把房门给顺便带上了。
江瑾伊这才慢悠悠的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人,她脸颊微红,媚眼如丝,眸含秋波。
面对江瑾伊,江尤皖眼中的冷意软下去了些,但还是皱着眉头,走到她跟前,冷声说:“小瑾不应该这样。”
江瑾伊嗤笑一声,媚眼微弯,反问她:“不应该哪样?”
江尤皖深深的望着她,沉默不语。
江瑾伊慢悠悠的走到她跟前,替她回答:“不应该出来约.炮吗?我准备要到发情期了,不想靠抑制剂度过,出来找个alpha帮忙解决一下怎么了?都是成年人了,做这种事情不是很正常吗?”
“很危险。”
鼻息间风信子花香愈来愈浓,江尤皖维持着冷静,说:“这很危险,小瑾。”
“危险?”江瑾伊轻声喃喃,双手搭上了她的肩,盯着她:“是因为危险吗?江尤皖,那你还真是一个好姐姐。”
江尤皖受不住江瑾伊这样直白灼热的目光,别开眼去:“下次不要这样了。”
她别开眼的样子真是狼狈,江瑾伊思索了一会,说:“好啊,明天就去找一个优秀的alpha闪婚,这样就不危险了,暗恋我的alpha这么多,我应该选哪一个?”
江尤皖的目光沉了许多,指尖攥紧,低声带着警告:“小瑾。”
江瑾伊精准的捕捉到她的反应,嘟唇委屈道:“也不行吗?”
“最好不要。”
“为什么?你怎么管这么宽?”江瑾伊突然将她的脸掰正,四目相对,江尤皖的呼吸一下紊乱了。
四年过去了,小瑾长大了,信息素变得更好闻,更能让她着迷。
“因为我是你姐姐。”
“姐姐?”江瑾伊笑笑,笑得很深,似乎在细细斟酌这个词,过会,反倒真的甜软的朝她唤了声姐姐。
江尤皖微楞,心头涌上一股奇异的酥麻感,几乎要沦陷在她这声姐姐里。
江瑾伊眼神迷离,醉了,好像又没醉。
如果没醉的话,怎么会叫她姐姐?
这声姐姐对江尤皖来说是极致的诱惑。
江尤皖是狐系脸,官精致立挺又不失柔美,皮肤冷白如玉,墨色的长发被一丝不苟的挽到耳后,眉头微拧,眼眸狭长,妖媚又深邃。
这张脸,比起五年前刚来江家的时候要成熟多了,更有魅力,更有韵味,像熟烂的花蕾。
女人美得挑不出一丝瑕疵,光鲜亮丽风姿卓越,江瑾伊看着她的眼睛,眼神扑朔迷离,又仿佛能洞悉她的内心。
她是外人眼里的女精英,是可望不可即的神明……
江瑾伊嗤笑一声,从江尤皖身上撤开,回到吧台前,给自己倒了一杯就,仰头要喝,被一双细腻柔软的手给按住了。
“别喝了。”
江瑾伊轻哼一声:“不许我约炮,连酒都不让我喝了?”
“小瑾的胃不好,不能喝酒。”江尤皖柔声劝阻,语气像哄小孩,一如四年前那般,对她关心至极,害怕她难受不舒服,害怕她伤心难过。
她是洛城商界心狠手辣雷厉风行的女总裁,外壳一向是淡漠疏离的,任谁被她这样宠着、关心着都会不自觉的想服软,在她手下变乖。
但江瑾伊不一样。
江瑾伊一直以来都独享着她这份温柔,她早就有恃无恐了。
她早就不想要了。
“我要喝!”
她挣脱开江尤皖的束缚,去拿桌上的酒杯,仰头露出性感又脆弱的天鹅颈,猛地闷了一口,像被呛到了,猛地剧烈咳嗽,江尤皖夺过她手里的酒,心疼的帮她拍背。
“小瑾,不要喝了。”
江瑾伊咳到无力,软软的靠近了她的怀里,仰头看着她,眼睛都咳红了,像哭了一样。
江尤皖身形僵住,手僵硬的扶上她的腰,让她软弱无骨的身躯不会滑下去。
江瑾伊的眼神迷离着含情脉脉,不断散发着风信子花香,占有着江尤皖的呼吸,一点一点诱.引着她。
江尤皖心脏狂跳,感觉后颈一突一突的跳,红色从脖颈慢慢蔓延到全脸。
理智告诉她立刻走掉。
“姐姐,我难受,我想妈妈了,我害怕……”
双眸眼波流转,带着哭腔说:“我只有你了,你陪我喝,好不好?”
“姐姐~”她扯了扯她的衣角。
我只有你了。
她说。
她在对江尤皖撒娇,她身上散发着的信息素无形的诱引着她,她从来都知道怎么样让江尤皖对自己妥协。
理智告诉江尤皖不可以喝,但她只是犹豫了一下,便松开了紧掐着的手指,拿起江瑾伊喝过的那杯酒,送到嘴边,仰头喝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求收藏!
《白月光是疯美人》
鹿眠已经模糊了高三那年的记忆,曾经求而不得的白月光也只是偶尔夜里想起。
偶然从朋友嘴里听说,她在帝都事业有成,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婚姻幸福,家庭美满。
鹿眠微笑,由衷祝福。
然而,却在某天晚上,鹿眠在自己常去的那家酒吧里,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她衣着性感,媚眼如丝的坐在吧台前卖酒。
鹿眠实在是无法将她和从前那个亭亭玉立一尘不染的女孩联系到一起。
身边人都猜测她是家里出了意外,老公跑了,在帝都呆不下去才跑回来卖酒。
看着昔日的白月光此刻被灌得狼狈不堪,鹿眠念在旧情,还是出手帮了忙。
沈婉音醉熏熏的倒在她怀里,鹿眠悦忍不住问:“很缺钱么?”
沈婉音笑了笑:“那你要不要考虑包养我?”
“我还记得,以前……”
鹿眠摇摇头,平静道:“我早已经释怀了。”
沈婉音眼神微黯,没有再说话。
再后来的某一天,鹿眠被朋友牵红线跟别的女孩逛街,当天晚上,她就被沈婉音以生病了为由叫去了她家。
鹿眠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这么大一个别墅,说好的穷困潦倒呢?
“病了”的沈婉音一身性感睡衣,满脸通红的将她逼到墙角,嘴里说着胡话,抓着她的衣服不让她走。
眼中满是隐忍的偏执和病态。
沈婉音确实是病了,病了七年,鹿眠是药。
“你不可以释怀。”
阅读指南:
受是隐忍疯批,很疯,占有欲很强,控制欲也很强
结局he


第2章 双唇相触
江瑾伊和江尤皖没有血缘关系,身份被拆穿以后,她只是一个被江宁姝捡回来,放在家里养着的朋友的女儿。
可江尤皖总是自称是她的姐姐,她亦是外人眼里的好姐姐,对妹妹有求必应,把妹妹宠溺得无法无天,就算是后面妹妹反目将她视为仇人,对她恶语相向,她亦是能做好一个姐姐该做的、不该做的。
江瑾伊一直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特殊,以前享受得理所当然,因为她是自己的姐姐,但不久的后来,知道了她的身份,知道她光鲜亮丽躯壳下的真实面目后,只觉得厌恶反感。
所有人都不相信江瑾伊,江宁姝也不相信,最后落得了个死不瞑目的下场。
四月是一个很美好的月份,不冷不热,气温舒适宜人,可江瑾伊所有的不幸都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不久前,江瑾伊的母亲江宁姝涉嫌杀人畏罪潜逃,逃跑时不幸出车祸,死不瞑目。
这些消息江瑾伊一无所知,一直到江宁姝下葬的前一天,正在忙碌着准备的画展的事的她才从助理的口中得知这个消息。
说来挺可笑的,她四年前跟母亲赌气,报志愿报了一个离洛城很远很远的城市,四年一次家都没有回过,一直在跟母亲怄气,非要她把江尤皖赶走才肯回家。
可尽管如此,每年的生日江瑾伊还是能收到来自母亲的生日礼物,今年迟迟没有消息,江瑾伊还以为她彻底忘了她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亲生女儿,没想到等着等着,等来的是她的葬礼。
等她赶回洛城,葬礼已经快要结束了,江家墓园里,一排排的站着黑色,亲朋好友,来送江宁姝最后一程。
只有江瑾伊最为突兀,她仍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因为没来得及换,她不记得当时是什么心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摆满鲜花的墓碑前,跪下,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甚至看不清墓碑照片上母亲的脸。
“小瑾,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耳畔,她听见江尤皖这么对她说。
她的语气是担忧的,为自己而担忧,江瑾伊没从她脸上看出一丁点为母亲而流露出的难过。
杀人、畏罪潜逃,这些词从来都不应该冠在江宁姝的头上,江瑾伊也不相信。
发生这么多事,身为亲生女儿却没有人通知她,可笑吗?等她回来的时候,整个江氏都已经落在了江尤皖这个外人的手里,奇怪吗?
她是谁,当初为什么要冒充‘江尤皖’来江家?
江宁姝出事跟她有没有关系?
江瑾伊觉得,答案已经很明了了,因为她知道,她来江家的目的自始至终都不纯。
可没有人会想相信她,她们只相信江尤皖。
她不是好姐姐么?江瑾伊就想看看,她究竟是不是真的好姐姐,没想到拍了张酒吧的照片发了张定位给她,勾勾手指她就真的过来了。
江尤皖连续喝了三杯酒,脸颊已经有些红了,但应该只是微醺,江瑾伊从她怀里出来,拿了一瓶更烈的酒,倒进了她的杯子里,挪到她跟前,什么也没有说,江尤皖也什么都没有说,她笔直的坐着,西装的扣子亦是扣到了最上面,她垂着眸子,拿起来就喝。
太烈了,她被呛得将脸别到一边咳嗽。
江瑾伊眼神淡漠,随手扯了一张纸,等她咳完,掐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扭过来,江尤皖的脸彻底红了,眼神也不那么的清明,但不得不说,她现在的样子很诱人,比清醒的时候诱人多了,熟透了的果实一般,呼吸时胸口起伏,像是要把衬衫的扣子撑爆,特别的性感,特别有女人味。
四目相对,江瑾伊醉醺醺的朝她笑了笑,掐着她的下巴,身子贴着她的身子,抬手帮她擦去嘴边残留的酒液。
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江尤皖的呼吸是颤的,身子是僵的,顺从的任由自己在她身上为所欲为,这让江瑾伊更加得寸进尺,一边虐待她红透了的嘴唇,一边笑着对她说,“姐姐,你真好。”
江尤皖微张着唇呼吸,沉迷于江瑾伊的笑靥,藏在迷离眼神下是近乎贪婪的迷恋,不舍得挪开眼,又不敢太张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